attachpic in(1,3)
全市地方志工作信息
南充市情
查閱更多 >
  南充地處四川盆地東北部、嘉陵江中游,位于成都、重慶、西安三角經(jīng)濟區要沖,地處成渝經(jīng)濟區的重要節點(diǎn),是西部重要的交通樞紐城市,國家規劃確定的成渝經(jīng)濟區北部中心城市、成渝城市群區域中心城市和川陜革命老區重要節點(diǎn)城市。解放初期為川北行署所在地,胡耀邦同志是第一任行署主任。南充是四川省第二人口大市、經(jīng)濟總量大市、中國優(yōu)秀旅游城市、國家園林城市、全國清潔能源示范城市、中國制造業(yè)最優(yōu)投資環(huán)境城市、久負盛名的 “綢都”,是川東北唯一同時(shí)設有海關(guān)、商檢、外管的城市。   南充市幅員面積1.25萬(wàn)平方千米,南北跨度165千米,東西跨度143千米,東鄰達州市,南連廣安市,西與遂寧市、綿陽(yáng)市接壤,北與廣元市、巴中市毗鄰。全市轄順慶區、高坪區、嘉陵區3區和西充縣、南部縣、儀隴縣、營(yíng)山縣、蓬安縣5縣,閬中市由四川省直轄,南充市代管。   2018年末,全市人口760萬(wàn),南充中心城區建成區面積145平方千米、常住人口137萬(wàn)人,人口城鎮化率達到48.14%。全市地區生產(chǎn)總值(GDP)2006.03億元,列全省第5位,在川東北率先跨入“2000億俱樂(lè )部”。全市全社會(huì )固定資產(chǎn)投資1674.73億元,列全省第2位。   
查閱更多 >
順慶區情
查閱更多 >
  南充市順慶區位于四川省東北部,四川盆地中部,嘉陵江中游西岸,位于北緯30°41'—31°16',東經(jīng)106°—107°1'。東臨嘉陵江,與蓬安縣、高坪區隔江相望;北與南部縣、西充縣接壤;西與西充縣和嘉陵區毗鄰;南連嘉陵區。南北長(cháng)38.5千米,東西寬32千米,總面積542.46平方千米。地處四川盆地東北部丘陵地區,地勢西北高,東南低,由西北向東南緩傾,海拔在270~513米之間。境內河流屬嘉陵江流域嘉陵江水系,主要河流有嘉陵江、漁溪、瀠溪、西河等。屬亞熱帶濕潤季風(fēng)氣候,氣候溫和,四季宜農。
查閱更多 >
高坪區情
查閱更多 >
  高坪區地處四川省東北、南充市東南部嘉陵江東岸。東鄰蓬安、岳池兩縣,東南、南與岳池縣、嘉陵區接壤,西南與嘉陵區隔江相望,西、西北、北與順慶區依江相連,北、東北與蓬安縣交界,行政區域面積806.14平方千米。區境有一江六河,全區水域面積75470畝。嘉陵江區境段水能理論蘊藏量37萬(wàn)千瓦,可開(kāi)發(fā)量18.8萬(wàn)千瓦,已建成青居、小龍門(mén)、鳳儀三座水電站。礦藏資源豐富。境內已探明礦產(chǎn)7種,包括金屬2種,非金屬3種,能源2種。尤以巖鹽、建材儲量巨大,易于開(kāi)發(fā)利用。2017年,全區耕地35856公頃,林地26240公頃,森林覆蓋率32.6%。區境屬亞熱帶常綠闊葉林區,有植物資源580多種。其中:?jiǎn)棠緲?shù)種30科110余種,灌木50余種,成片分布的以柏木純林、榿柏混交林、松樹(shù)林為主;經(jīng)濟林木以柑桔、桑樹(shù)、大棗、杜仲為主,有核桃、柚子、桃李杏梨及油桐等?,F有動(dòng)物資源240余種,其中:野生動(dòng)物44種,包括被列為國家一級保護的鳥(niǎo)類(lèi)黑鸛、金雕、四川鷓鴣3種,國家二級保護的鳥(niǎo)類(lèi)鴛鴦、蒼鷹、長(cháng)腳秧雞、雀鷹4種。
查閱更多 >
嘉陵區情
查閱更多 >
  嘉陵區位于四川盆地東北部、南充市西南部、嘉陵江中游西岸,地處東經(jīng)105°45′0″—106°0′0″之間,北緯30°27′30″—30°52′30″之間,行政區域面積1179平方千米。北靠順慶區,南鄰武勝縣,東連高坪區,西接西充縣、蓬溪縣,位于川中臺拱構造單位之內,區內侏羅系紅塵分布廣泛,且地質(zhì)構造穩定。全境位于南充市北部低山區以南的南部丘陵區內,地勢從北向南逐漸降低,海撥由500米下降到256米,地貌由高丘逐漸變?yōu)榈颓鸹虻颓鹌綁?。全區屬亞熱帶濕潤季風(fēng)氣候區,氣候溫和,四季宜農。境內降水量大于蒸發(fā)量,空氣濕度大,年均相對濕度為79%,境內多霧。年平均風(fēng)速在1.2米至1.7米/秒之間,一年中無(wú)風(fēng)的時(shí)間在50%以上,是全國著(zhù)名的小風(fēng)氣候區。全區多年平均徑流深330多毫米,人均擁有水量?jì)H688立方米。嘉陵江的水能資源豐富,多年平均流量為658立方米至891立方米/秒。地下鹽礦資源豐富,鹽層厚度大于100米,氯化鈉含量260克/升以上,一級品率97%至98%。境內石油和天然氣資源較為豐富,疊系中統雷口坡組氣藏儲層厚10米左右,地質(zhì)儲量2億立方米/平方千米,地處該氣藏的李渡鎮有閉合面積14.5平方千米,地質(zhì)儲量約29億立方米。區內動(dòng)物主要有家禽家畜、野生脊椎動(dòng)物、野生無(wú)脊椎動(dòng)物。藥用或食用的主要有田螺、河蚌、蟹等,益蟲(chóng)主要有蚯蚓、金小蜂、赤眼蜂、螳螂等。重要的糧食作物有禾本科的水稻、小麥、玉米、高粱,旋花科的紅苕,豆科的大豆、蠶豆、豌豆、花生等種植普遍。區內用材植物品種主要有樟樹(shù)、羅漢松、楓香等。全區的經(jīng)濟植物主要品種有桑樹(shù)、油桐、柑桔、板栗、櫻桃等。2017年,全區耕地面積近60000公頃。
查閱更多 >
閬中市情
查閱更多 >
  閬中市位于四川盆地北緣,嘉陵江中游,介于北緯31°22′—31°51′、東徑105°41′—106°24′之間,東毗巴中市、儀隴縣,南鄰南部縣,西接劍閣縣,北連蒼溪縣,2018年全市總面積1878平方千米。西北毗連劍門(mén)山區,東北緊接大巴山區,由川北低山區逐漸向南過(guò)渡到川中丘陵地帶,為低山、丘陵、河谷平壩地貌,地質(zhì)構造為新華夏系一級沉降帶。全境屬亞熱帶濕潤季風(fēng)氣候區,氣候溫和,雨水充沛,光照適宜,四季分明。嘉陵江由北至南縱貫市境中部,東河、西河、構溪河、白溪河及160多條小溪溝,分別由東北、西北兩側匯入嘉陵江,地表水系發(fā)達,土地、野生動(dòng)植物資源豐富,礦產(chǎn)資源以石油、天然氣為主。龍泉鎮的天冒水山海拔888.8米,為全市最高點(diǎn);最低處為嘉陵江貓兒井段,海拔328米,境內相對高差560.8米。2017年境內年平均氣溫18.2℃,與歷年平均值16.9℃相比偏高1.3℃;年極端最高氣溫39.5℃,與歷年同期極端最高值40.6℃相比低1.1℃;年極端最低氣溫-3.3℃,與歷年同期極端最低值—3.4℃相比高0.1℃。年總降水量868.6毫米,與歷年平均值1026.9毫米相比偏少33%;年總日照時(shí)數1283.3小時(shí)與歷年平均值1129.6小時(shí)相比正常偏多15%。   
查閱更多 >
南部縣情
查閱更多 >
  南充市南部縣位于四川盆地東北部,嘉陵江中游。位于北緯31°04′-31° 40′和東經(jīng)105°27′-106°24′之間??h境東接儀隴、蓬安,西鄰鹽亭、梓潼,南靠西充、順慶,北連閬中、劍閣。   縣城位于國道212線(xiàn)(蘭州─重慶),省道101線(xiàn)(成都─南江)、204線(xiàn)(南部─渠縣)和正動(dòng)工修建的蘭渝鐵路((蘭州—重慶)、南廣高速(南充—廣元)、成南高速(成都—南部)、巴南高速(巴中—南部)的交匯處,與成都、重慶三點(diǎn)連線(xiàn)呈等邊三角形。   南部縣屬亞熱帶濕潤季風(fēng)氣候區,縣境內丘陵起伏,其地勢西北高、東南低,海拔298—826米,東西分布著(zhù)大巴山余脈和劍門(mén)山余脈。地貌多以低山丘陵為主,平均海拔高度400—600米。主要河流嘉陵江由正北向東南貫穿境內,流長(cháng)78公里;其支流西河由西北流向東南,流長(cháng)202公里。   全縣幅員面積2229平方公里,耕地7.8萬(wàn)公頃,林地9.5萬(wàn)公頃。   南部屬中亞熱帶濕潤季風(fēng)氣候區,由于秦嶺、大巴山脈形成天然屏障,北方冷空氣不易入境,所以境內冬無(wú)嚴寒,氣候溫和,季風(fēng)顯著(zhù),雨量充沛;雖日照偏少,但四季分明。一般特征是:春早,回暖不穩,少雨,常有春旱;夏熱,雨水集中,分布不均,常是旱澇交替,旱多于澇;秋短,降溫快,綿雨顯著(zhù);冬干,少雨,氣候較溫??h內四季起止時(shí)間大致為:春季3月1日至5月20日81天,夏季5月21日至9月15日共118天,秋季9月16日至11月25日共71天,冬季11月26日至2月28日共95天。由于各地位置和地形不同,四季起止時(shí)間也有差異,境內西北與東南相距較遠,季節一般相差10-15天。   
查閱更多 >
西充縣情
查閱更多 >
  西充縣位于四川盆地中偏北部,地跨東經(jīng)105度36分4秒至106度4分7秒,北緯30度52分4秒至31度15分7秒,東西長(cháng)44.7千米,南北寬42.4千米,面積1108.6平方千米。東鄰順慶區,南接嘉陵區,西南連射洪縣、蓬溪縣,西靠鹽亭縣,北與南部縣接壤。距離南充36千米、重慶210千米、成都260千米??h域處于川東北丘陵地區,嘉陵江、涪江的脊背地帶,屬淺丘地貌,溝谷縱橫,丘陵密布。地勢西北高,東南低,由西北向東南緩緩傾斜,山脈呈南北走向,北面略高。中部突起。平均海拔約400米,最高點(diǎn)為縣境西部的萬(wàn)年山,海拔617米;最低點(diǎn)為蓮池鄉沙灘橋河底,海拔290米。屬亞熱帶濕潤季風(fēng)氣候區,春早冬晏,四季分明。年均氣溫16.8℃,無(wú)霜期300天以上,四季分明,氣候溫和。年均降雨量937.5毫米,日照1306.6小時(shí),多以干旱、洪澇、陰雨為害??h境內水資源匱乏,地表水是主要水源。多為季節性河流,除寶馬河發(fā)源于鹽亭縣、南部縣外,其余均源自本境且源短水枯。全境除青龍、雙洛、雙江、高院、同德等鄉鎮的大部分地域屬涪江水系外,其余均屬嘉陵江水系。涪江水系流域面積94.45平方千米,占全縣面積的8.5%,向西南、西北流貫;嘉陵江水系流域面積1014平方千米,占全縣幅員面積的91.5%,呈北南向流貫。境內已發(fā)現各類(lèi)礦產(chǎn)7種,其中經(jīng)過(guò)地質(zhì)調查評價(jià)和勘查的礦產(chǎn)較少。除鹽鹵還未開(kāi)采外,其余均有礦點(diǎn)。2017年末,全縣有蓮池中型石油油田和罐埡八角中型天然氣氣田各1個(gè),磚用頁(yè)巖31處。磚瓦用粘土、含鉀巖石、礦泉水各1處,小型油氣田52口。除2個(gè)中型油氣田外,其余礦床規模全屬小型礦床及礦點(diǎn)。糧食主產(chǎn)稻谷、小麥、玉米、紅苕,經(jīng)濟作物主要有棉花、油菜、花生、辣椒,桑樹(shù)、柑桔、桃、梨均宜種植。森林覆蓋率達45%。   
查閱更多 >
儀隴縣情
查閱更多 >
  儀隴縣位于四川省東北部,東鄰平昌、營(yíng)山,南銜蓬安,西同閬中、南部接壤,北與巴州、閬中毗鄰。東西延綿61.35千米,南北寬56.7千米,面積1767平方千米??h境地處米倉山南緣低山與川中丘陵過(guò)渡地帶,地勢由東北向西南傾斜。地形以低山為主,丘陵次之。海拔500-700米,相對高度200-400米。立山寨海拔793米,是全縣最高點(diǎn)。山體由砂巖組成,略向東南傾斜,屬單面山。深丘經(jīng)長(cháng)期風(fēng)化侵蝕,山頂渾圓,多辟為耕地。丘陵之間分布著(zhù)許多狹長(cháng)的壩子為主要水田區。新政鎮石鴨子嘉陵江出境處,海拔308米,是縣境最低點(diǎn)??h境屬中亞熱帶濕潤季風(fēng)氣候,夏熱冬溫,無(wú)霜期長(cháng),陰霧天多,年平均氣溫16℃左右,年降雨量減少,干旱日趨嚴重。日平均氣溫,冬季4~8℃,夏季一般在28℃左右,最熱在8月,最冷在1月。   
查閱更多 >
營(yíng)山縣情
查閱更多 >
  營(yíng)山縣位于四川盆地東北部,地處巴河、嘉陵江之間,與渠縣、蓬安、儀隴、平昌接壤,東出達州通湖北,南抵廣安達重慶,西至南充進(jìn)成都,北上巴中到秦川,幅員面積1635平方千米。地勢北高南低,略向東南傾斜,以低山、丘陵為主;從北到南依次為低山丘陵、淺丘帶壩地;帶狀平壩橫貫東西,最高海拔889米??h境處于中亞熱帶濕潤季風(fēng)氣候區,年平均氣溫17.3℃,年際變化小。常年無(wú)霜期301天,年平均降水1085毫米,強度不大,可用率高。年平均日照1409小時(shí),與全國相比,明顯偏少,但完全能夠滿(mǎn)足生物生長(cháng)的需要。多層次的地形,適宜的氣候,為動(dòng)植物的生存繁衍提供了良好的環(huán)境,境內可供開(kāi)發(fā)利用的動(dòng)植物資源達1100多種,具有開(kāi)發(fā)潛力的礦產(chǎn)資源有鹽鹵、石油、天然氣、石灰石、硅砂巖、膨潤土和菱鐵礦等。   
查閱更多 >
蓬安縣情
查閱更多 >
  蓬安位于四川省東北部,北緯30°44′—31°17′、東經(jīng)106°10′—106°41′之間,東西寬22.11千米,南北長(cháng)61千米,面積1332平方千米。全境從西北至東南呈長(cháng)條狀,縱長(cháng)橫短。東出達州通湖北,南進(jìn)廣安達重慶,西經(jīng)順慶進(jìn)成都,北上巴中出秦川??h境呈典型丘陵地貌,南北兩高、中間低。最高海拔827.3米,其中平壩占7.8%,淺丘寬谷占7.97%,高山管谷占22.64%,淺丘低山占4.72%,中丘中谷占11.98%,中丘中谷帶壩占38.4%??h境無(wú)完整山系,海拔600米以上的低山50余座,集中分布在縣南的鳳石、羅家、南燕、新河及縣北的諸家、鮮店等鄉,面積為349.52平方千米,占全縣面積的26.24%??h境丘陵集中分布于興旺、河舒、巨龍等3個(gè)區域為中心的鄉鎮,面積556.91平方千米,占全縣面積的41.81%。   
查閱更多 >
魅力南充
【藝術(shù)】南部縣升鐘樹(shù)皮畫(huà)
查看更多 >
樹(shù)皮畫(huà)是利用樹(shù)皮所具有的天然形態(tài)和不同顏色與紋理,經(jīng)創(chuàng )意巧妙組合粘貼而成的各類(lèi)半浮雕式圖畫(huà)。在樹(shù)皮紙上作畫(huà),以礦石和植物顏料為主,內容以人物像、風(fēng)景和生活情景為主。   升鐘的森林覆蓋面積較大,樹(shù)皮資源非常豐富。以杜光顯為代表的一批具有一定文化修養的干部和村民,利用這一資源制作了各類(lèi)題材的美術(shù)作品。   杜光顯的樹(shù)皮畫(huà)以野生桃樹(shù)為主要材料,制作出各種山水、花鳥(niǎo)、人物畫(huà)。他利用桃樹(shù)皮的天然色澤和紋理削嵌成畫(huà),古樸典雅,立體感強,既有油畫(huà)效果,又有國畫(huà)神韻,更具浮雕風(fēng)格,是其它各類(lèi)工藝品無(wú)法替代的民間手工藝品。這些作品的主題思想積極向上,得到文化藝術(shù)部門(mén)的高度評價(jià),其作品暢銷(xiāo)全國各地同時(shí)也被中央、省、市有關(guān)部門(mén)及名家收藏。2013年,經(jīng)南充市人民政府批準列為市級非物質(zhì)文化遺產(chǎn)名錄。   樹(shù)皮畫(huà)制作工藝流程:(1)采集各種樹(shù)皮,堆放陰干備用。(2)根據不同樹(shù)皮的天然花紋,設計樹(shù)皮畫(huà)紋樣圖稿。(3)將紋樣圖稿復印在已裝飾的板材上。(4)將不同樹(shù)皮花紋材料托雕成紋樣零部件。(5)對零部件進(jìn)行外觀(guān)修理、整形。(6)在已裝飾面材上按事先構上的圖形線(xiàn)框里用強力膠粘貼圖形零部件。(7)用油彩或廣告涂料彩繪顏色。(8)噴涂亮光漆或清漆。(9)裝框即成成品。   杜光顯,男,漢族,1951年7月出生,南部縣升鐘鎮人,從小受祖父杜天澤、父親杜永昌的影響,對樹(shù)皮畫(huà)的制作和加工頗感興趣。從部隊復員后,跟隨父親學(xué)習樹(shù)皮畫(huà)的加工制作,1986年開(kāi)始獨立研究、制作樹(shù)皮畫(huà),其作品在全國各地參加展覽50余次,并先后獲得金獎、銀獎、“中國特色旅游商品”等殊榮。   
【廉潤果州】顏真卿:字如其人 秉直剛正
查看更多 >
顏真卿   字如其人 秉直剛正   蘇軾曾云:“故詩(shī)至于杜子美,文至于韓退之,書(shū)至于顏魯公,畫(huà)至于吳道子,而古今之變,天下之能事畢矣?!鼻珊系氖?,1200多年前,杜甫、顏真卿、吳道子都在南充境內留下了足跡,他們筆下有一個(gè)共同的意象,那就是嘉陵江。   人們談及顏真卿,往往折服于其樸拙雄渾、大氣磅礴的書(shū)法作品,但是,他的人生遠不止書(shū)法所能全然概括,他還是位剛正不阿、忠貞不屈的唐代名臣。中秋節前夕,在一個(gè)天朗氣清的日子,我們沿著(zhù)顏真卿的足跡,從嘉陵江邊的離堆,追尋到大云梁上,跨越千年歷史時(shí)空,走進(jìn)顏真卿的世界,看到的是一副有血有肉、至情至性的盛唐脊梁。   嘉陵江畔 碑文流芳   “三更燈火五更雞,正是男兒讀書(shū)時(shí)?!边@是顏真卿有名的《勸學(xué)詩(shī)》。作為“孔顏曾孟”儒學(xué)四姓的顏氏一族,顏真卿的家學(xué)淵源十分深厚。細數祖上的風(fēng)流人物,有孔門(mén)七十二賢之首的顏回,與謝靈運齊名的顏延之,寫(xiě)《顏氏家訓》的顏之推,著(zhù)名經(jīng)學(xué)家顏師古……德行、書(shū)翰、文章、學(xué)識,是顏氏家族引以為傲的優(yōu)良傳統。   儀隴縣離堆文化公園里的顏真卿雕塑   出身書(shū)香門(mén)第,顏真卿從小就養成了“勤”的優(yōu)秀品質(zhì)。顏真卿三歲喪父,家境清貧,買(mǎi)不起紙筆,于是用毛筆蘸黃泥水在墻上寫(xiě)字,一邊復習功課,一邊練習書(shū)法。顏真卿二十多歲時(shí),曾游歷長(cháng)安,拜張旭為師。據說(shuō),顏真卿在張旭住所待了一個(gè)多月,日日勤奮練習書(shū)法,求教筆法要訣。   張旭被顏真卿的勤奮和真誠打動(dòng),于是告訴他:用筆的妙訣是“如錐畫(huà)沙,如印印泥”。顏真卿若有所悟,將談話(huà)的內容一一記下,回去后寫(xiě)成了《述張長(cháng)史筆法十二意》,流傳至今。   唐開(kāi)元二十二年(公元734年),26歲的顏真卿中進(jìn)士。在開(kāi)元年間如果能考中進(jìn)士,必然才學(xué)卓然。中進(jìn)士后,顏真卿先是擔任校書(shū)郎,后又被任命為醴泉縣尉、長(cháng)安縣尉、殿中侍御史等官職,唐代宗時(shí)官至吏部尚書(shū),封魯郡開(kāi)國公。由于秉性正直,不阿諛權貴,不屈意媚上,顏真卿一生仕途坎坷,數次被貶為地方官。   因為一次貶謫,蜀地留下了顏真卿的千古碑文。   唐肅宗乾元三年(公元760年)八月,52歲的顏真卿從長(cháng)安啟程向蜀地走來(lái),此行,他取道嘉陵江,目的地是蓬州。幾天前,回到京城出任刑部侍郎才幾個(gè)月的顏真卿,因率群臣上表問(wèn)候遷于西內(長(cháng)安城太極宮)的太上皇李隆基,被權臣李輔國遣御史誣奏,出貶蓬州長(cháng)史。   儀隴縣博物館內展陳的《鮮于氏離堆記》   赴任路上,至閬州新政縣(今儀隴縣新政鎮),遇到了好友鮮于仲通的兒子鮮于昱。他鄉遇故知,顏真卿游覽離堆,飽覽嘉陵江風(fēng)光,晚上留宿在離堆山鮮于氏舊居。顏真卿與鮮于氏本是世交,有忘年之契、篤世之親。夜晚,回憶幾年來(lái)的遭遇,往事如潮,感慨甚多,便拿起筆寫(xiě)下了這篇《鮮于氏離堆記》,把心思和情感都付諸筆墨之中。   撰《鮮于氏離堆記》,顏真卿納新意于古法之中,正式走出“二王”(王羲之、王獻之)至初唐楷體的籬墻,創(chuàng )立嶄新的“顏體”。公元762年,《鮮于氏離堆記》被刻于離堆山上。千百年來(lái),經(jīng)過(guò)自然風(fēng)化,刻于石崖之上的碑文大多消失不見(jiàn),現存的僅有39字,被精心保護在魯公亭中。   顏真卿與新政離堆的故事被后人爭相傳頌。明正德十三年(公元1518年),監察御史盧雍書(shū)寫(xiě)了《顏魯公祠記》,目前這塊碑刻放置在儀隴縣博物館展廳中,是顏真卿在儀隴的重要見(jiàn)證。   嘉陵江畔,魯公亭前,滄海桑田,物是人非,那些石碑上的刻痕,卻釋放出恒久的力量與光芒。   救災恤民 民頌其德   告別鮮于氏后,顏真卿離開(kāi)新政,前往蓬州。蓬州官吏和附近百姓聞?dòng)嵑?,紛紛前?lái)迎接新上任的蓬州長(cháng)史,爭相一睹大書(shū)法家的風(fēng)采。當時(shí),蓬州州治在今南充市儀隴縣大寅鎮。   儀隴縣博物館內展陳的顏氏書(shū)跡   南朝梁天監元年(公元502年),漢朝相國蕭何第二十五世孫蕭衍建梁朝政權,史稱(chēng)梁武帝,在川北設隆城郡與儀隆縣,郡縣同治在今儀隴縣金城山頂,同時(shí)置大寅縣,縣治便在今大寅鎮后山海拔700多米高的大云梁上。到唐開(kāi)元二十九年(公元741年),蓬州徙治大寅縣,大寅開(kāi)始了州縣同治時(shí)代。   “最早的大寅縣城就在大云梁上,是當時(shí)的政治經(jīng)濟和文化中心,也是重要的交通樞紐?!贝笠偽幕菊鹃L(cháng)譚東介紹,大云梁有上城與下城之分,現在保存下來(lái)的大寅老街就處在下城的位置,而上城遺跡早已被歷史掩埋。   自南梁以來(lái),大寅縣城的建筑物曾十數次毀于火災與兵禍。文物工作者曾多次在距地表一至二米深處的地下土層中發(fā)現過(guò)大量的瓦礫、房基、木炭、火灰等遺存,現在山上依然保留有巨大的石磨和石室,都是古人生活的見(jiàn)證。   在譚東的帶領(lǐng)下,我們登上大云梁,在一埡口處,當地百姓豎立了一塊石碑,上書(shū)“蓬州府大寅縣遺址”。繼續向前行進(jìn),路邊出現了一塊巨石,巨石中部有一石窟洞,洞內雕刻三座石像,中間的石像頭戴官帽,帽子兩側伸出兩只帽翅,頗具唐朝樣式?!皳茰y,這個(gè)石像很可能就是顏真卿,是當地百姓為紀念這樣一位好官而刻的?!弊T東說(shuō)。   儀隴縣博物館內展陳的“顏魯公祠之碑碑文”   《顏真卿年表》記載:唐肅宗上元二年(公元761年),顏真卿任蓬州長(cháng)史,救災恤患,民頌其德。顏真卿在蓬州為官的史料極少,而“救災恤患,民頌其德”短短八個(gè)字,足以概括其德行?!啊洹c‘慶’發(fā)音相同,至今,在大寅當地,老百姓仍口口相傳‘慶大人’‘慶老爺’的故事,甚至還將種植的李子取名為‘慶老爺清脆李’,可見(jiàn)其在百姓心目中的神圣地位。這或許是百姓懷念顏真卿的一種見(jiàn)證?!弊T東說(shuō)。   顏真卿在蓬州任上勤政愛(ài)民,體恤民情,革除時(shí)弊,慎用刑罰,鼓勵農耕,把蓬州治理得井井有條。當時(shí)的蓬州夜不閉戶(hù),路不拾遺,顏真卿也深受蓬州州民愛(ài)戴。如今,在蓬安縣文化館內,保存著(zhù)一塊“魯公石”,據傳是顏真卿在蓬州時(shí)友人所贈,后遺留在蓬安。   清光緒《蓬州志》卷十五《藝文篇》錄有蓬州知州姚瑩描繪魯公石的詩(shī)作《秋日即事》:“一峰笏立階前石,千載人傳屬魯公……”千百年來(lái),蓬州百姓始終懷念著(zhù)顏真卿,哪怕是一塊石頭,都無(wú)比珍惜。   清廉為官 一身正氣   “修齊治平”是顏真卿一生遠大的理想。   唐代宗永泰元年(公元765年),關(guān)中大旱,又有江南水災,導致京師糧價(jià)飛漲,斗米千錢(qián)。顏真卿也遭遇了缺衣少食的窘境,全家喝粥已經(jīng)過(guò)了幾個(gè)月,后來(lái)連粥也喝不上了,只能寫(xiě)信向好友李太保求助。   這封函札被稱(chēng)為《乞米帖》,里面寫(xiě)道:“拙于生事,舉家食粥,來(lái)已數月。今又罄竭,只益憂(yōu)煎,輒恃深情。故令投告,惠及少米,實(shí)濟艱勤。仍恕干煩也。真卿狀?!闭劦骄嚼У脑?,顏真卿直言不諱,說(shuō)是不擅長(cháng)謀求生計。   后來(lái),因為妻子生病,需要鹿肉入藥,顏真卿又向李太保求鹿脯,寫(xiě)了一封《鹿脯帖》。其實(shí)顏真卿作為朝廷高官,只要他愿意,無(wú)數條生財之道就擺在他面前,但他寧肯低頭向同事“乞米”“求脯”,也不愿做貪官污吏之流,始終堅守著(zhù)心中的清明。   儀隴縣博物館內展陳的“顏魯公祠之碑碑文”   唐德宗建中四年(公元783年),淮西節度使李希烈叛亂。唐德宗在宰相盧杞不懷好意的勸說(shuō)下,命75歲的顏真卿為宣慰使,前去勸諭李希烈。顏真卿看穿了盧杞的險惡用心,但他不忍坐視大唐危局,寧愿以身試險。   有朋友想阻攔他,顏真卿卻坦然地吩咐了遺骨歸葬的后事,并說(shuō):“君命也,焉避之!”這就是顏真卿,永遠學(xué)不會(huì )明哲保身,永遠赤誠天真,永遠昂首向前。   唐德宗貞元元年(公元785年),顏真卿在蔡州凜然拒賊,終被縊殺,忠烈殉國,時(shí)年77歲。顏真卿的尸身,直到李希烈死后,才得以送回京師,歸葬祖塋。唐德宗李適令廢朝五日,舉國悼念顏真卿。李適評價(jià)顏真卿的為人:“才優(yōu)匡國,忠至滅身,器質(zhì)天資,公忠杰出,出入四朝,堅貞一志?!?  常言道:“人如其字,字如其人?!鳖佌媲涞臑槿撕退淖忠粯?,既正且直,猶如風(fēng)雪中的巍巍古松,屹立不倒,貧賤不移、威武不屈。宋代朱長(cháng)文在《續書(shū)斷》中,將顏真卿的書(shū)法列為神品,并評說(shuō):“點(diǎn)如墜石,畫(huà)如夏云,鉤如屈金,戈如發(fā)弩,縱橫有象,低昂有態(tài),自羲、獻以來(lái),未有如公者也?!?  顏真卿的一生,一半在沙場(chǎng)、在朝廷的錯綜斗爭中度過(guò),是歷史上的忠臣,氣節為后人所敬服;另一半在書(shū)齋一方寧靜的天地中度過(guò),他鉆研藝術(shù)、文學(xué),酷愛(ài)書(shū)法,最終走向一代書(shū)法家的巔峰。   人物簡(jiǎn)介   顏真卿(公元709年—公元785年),字清臣,別號應方,京兆萬(wàn)年(今陜西西安)人。唐代名臣,杰出的書(shū)法家,其人秉性正直,做事一絲不茍,做人剛正不阿。唐代宗時(shí)官至吏部尚書(shū)、封魯郡開(kāi)國公,人稱(chēng)“顏魯公”。公元760年至762年,顏真卿任蓬州長(cháng)史,救災恤患,民頌其德。顏真卿書(shū)法精妙,擅長(cháng)行、楷,創(chuàng )“顏體”??瑫?shū),與趙孟頫、柳公權、歐陽(yáng)詢(xún)并稱(chēng)為“楷書(shū)四大家”,與柳公權并稱(chēng)“顏筋柳骨”。   
【歷史文化】宋家坪村遠近聞名的“秀才村”
查看更多 >
  宋氏宗祠是宋家坪村的“文化中心(彭增超?攝)   ? ? ?一方水土養育一方人,一方文化造就一方人。村名,獨有的歷史文化“活化石”,它講述的是鄉音與鄉情,記錄的是歷史與榮光。   ? ? 南部縣西水鎮宋家坪村,該村村風(fēng)正、民風(fēng)淳,文物遺存豐富,文化底蘊深厚,既出孝子,又出人才,是聞名百里的“秀才村”。深秋時(shí)節,帶著(zhù)好奇之心,我們走進(jìn)宋家坪村,觀(guān)村莊風(fēng)貌,訪(fǎng)文物古跡,聽(tīng)地名故事,揭開(kāi)了一個(gè)古老村落的神秘面紗。   文物古跡豐富   ? ? 從南充城區驅車(chē)100多公里,經(jīng)蘭海高速、定升公路、鄉村道路,穿過(guò)延綿的群山,就來(lái)到宋家坪。早上出發(fā),天空中不時(shí)飄散著(zhù)零星小雨,越往大山深處走,天空逐漸明亮。臨近中午時(shí)分,風(fēng)吹云散,陽(yáng)光灑下來(lái),宋家坪村恰好將青山綠水的一面呈現了出來(lái)。   ? ? 宋家坪村依靠大山,山腰處地勢較為平坦,良田沃野無(wú)限延伸,一座座川北民居散落在大山和田野之間,一代代宋家坪村人在這里繁衍生息?!霸渭移捍?5%以上的人都姓宋,因此村子取名為宋家坪村?!彼渭移捍謇夏陞f(xié)會(huì )會(huì )長(cháng)宋瑜祥說(shuō),2019年在村級建制調整改革時(shí),原宋家坪村與原馬家坪村合并,因宋家坪村是南部縣有名的古村落和民俗文化村,大家一致同意新村的名字叫宋家坪村,合并后,宋姓村民依然占全村一半以上。   村口的秀才村石碑(彭增超?攝)   ? ? 宋家坪村歷史悠久,有史可考上溯至南宋末年。宋瑜祥說(shuō),宋、元(蒙)戰爭期間,川內民眾響應“棄平地、壘山寨”之號令,各地紛紛修城筑寨,宋家坪依大力山之勢,構筑防御體系,成為南宋時(shí)期對抗蒙軍的主戰場(chǎng)之一,因此被載入史冊。如今,大力山古寨是南部縣境內保存最完整的一處古戰場(chǎng)遺址,尚存烽火臺、寨墻、寨門(mén)、點(diǎn)將臺等文物古跡。   ? ? 行走在宋家坪村,古祠堂、古民居、古井、古樹(shù)隨處可見(jiàn),較為完好地保留在山村之中,成為歷史的見(jiàn)證。據統計,該村共有10處文物保護單位,其數量之多,在南部縣少有。村中的幾名老人,熱情地將我們引向其中的一處文物保護單位——宋氏宗祠,這是村子的“文化中心”。   ? ? 宋氏宗祠又名“觀(guān)坪宮”,因地勢較高,有觀(guān)宋家坪一覽無(wú)余之意,為南部縣文物保護單位。宋氏宗祠已有數百年的歷史,修建于何年無(wú)人知曉,但祠堂主體建筑的大梁上有“清乾隆年間維修”等字樣。據此推測,祠堂建造時(shí)間應該更早。   ? ? 祠堂四周古樹(shù)參天,楝樹(shù)、柏木等樹(shù)木高大挺拔,其中一株楝樹(shù)上掛有四川省名木古樹(shù)的牌子,標注樹(shù)齡為500年。另外,還有標注為300年的楝樹(shù),100年的柏樹(shù),這些都說(shuō)明,祠堂建造的年代久遠。   ? ? 數百年來(lái),當地宋氏家族逢年過(guò)節都在祠堂聚集,已經(jīng)成了習慣。上世紀六十年代,祠堂改為村小使用。2005年,村小撤并,祠堂恢復了原來(lái)的用途,并成為村老年協(xié)會(huì )的辦公點(diǎn)。如今,這里還有一個(gè)更加響亮的名字“宋家坪民俗村史館”,成為向外展示本村歷史文化的一扇窗口。   民間藝術(shù)興盛   ? ? 走進(jìn)祠堂內,仿佛進(jìn)入了一座“文化大觀(guān)園”,民俗文化廳、農耕文化廳、鄉賢文化廳,全面地展示了宋家坪村文化藝術(shù)成就。當地鄉賢宋先勇自豪地說(shuō),深厚的歷史文化滋生出異彩紛呈的民間藝術(shù),唱民歌、打圍鼓、舞獅子、踩高蹺、講圣諭、祭孔子等各類(lèi)民間藝術(shù)在宋家坪村代代相傳,聞名川北的地燈更是發(fā)源于此。   ?   保存完好的宋家大院(彭增超?攝)   ? ? 地燈作為一種古老的民間歌舞形式流傳于升鐘湖一帶,具有十分濃郁的地方文化特色,是我國民族民間藝術(shù)的一朵奇葩。地燈在宋家坪得到完整的保護,地燈的傳人、劇本以及演出隊伍能夠整體性傳承下來(lái),尤為珍貴。   ? ? “過(guò)去,宋家坪的地燈戲班沿著(zhù)西河往上走,一直演到廣元劍閣縣境內,現在也時(shí)常參加縣內外的一些重要文化活動(dòng)?!彼渭移旱責魝魅?、80多歲的宋天舉說(shuō),地燈有簡(jiǎn)單的故事情節,由燈官、燈頭、花子、馬馬燈、車(chē)車(chē)燈、彩船組成,演員們載歌載舞,有憨愚滑稽的燈官獨杠,有詼諧機靈的花子打錢(qián)棍,表演常常引得觀(guān)眾捧腹大笑。如今,村里表演地燈的演員有10多人,他們農閑時(shí)聚在一起排練,為外出演出做準備。   在南部縣流傳著(zhù)這樣一句話(huà),“南部的根雕在保城,保城的根雕在宋家坪?!痹谒渭移捍?,從事根雕且有一定水平的藝人有10多人。走進(jìn)83歲的根雕藝人宋開(kāi)信的家中,一間屋子里擺滿(mǎn)了造型各異的根雕作品,老鷹、猴子、白鶴等作品栩栩如生?!拔覐男【拖矚g根雕,先后制作了100多件根雕作品,不少人慕名前來(lái)參觀(guān)、購買(mǎi)?!迸峙值睦先?,笑起來(lái)眉眼彎彎親和力十足,他說(shuō),“藝術(shù)造詣純屬天成,做根雕就是圖個(gè)開(kāi)心?!?  ? ? “地燈、根雕、書(shū)法、繪畫(huà)等是村民勞作之余的主要生活方式和精神追求?!彼蜗扔抡f(shuō),開(kāi)展豐富多彩的民間民俗活動(dòng),是宋家坪人世代崇尚的一種風(fēng)俗和習慣,同時(shí)也使傳統文化在村子里不斷積淀和傳承。   傳統文化興村   ? ? 2006年10月14日,是宋家坪村村史上值得紀念的一個(gè)日子。這天,一尊高2.02米的孔子像落戶(hù)宋家坪村,1000多名群眾和嘉賓向孔子木雕像行禮。   ? ? 宋家坪村素有尊師重教的文化傳統,當年村民們自發(fā)籌資10萬(wàn)元,從浙江、閬中等地請來(lái)工匠,歷經(jīng)3個(gè)多月的精雕細刻,用陰沉木雕刻成了孔子雕像。如今,孔子雕像安放在宋氏祠堂正殿,孔子手捧書(shū)卷,神采奕奕。宋家坪村老年協(xié)會(huì )副會(huì )長(cháng)宋開(kāi)棟說(shuō),弘揚尊師重教的傳統,激勵后人學(xué)習先賢,這是塑孔子像的最大意義。   ? ? 的確,在宋家坪村,村民不迷信、重文化和尊師重教成為風(fēng)尚。清朝時(shí),宋家坪村宋元弟乃飽學(xué)之士,他在宗祠設立私塾,教授學(xué)生。在清嘉慶十三年(公元1808年),所教的9個(gè)學(xué)生有8個(gè)中了貢生,成為朝廷的后備人才,一時(shí)轟動(dòng)縣城。當時(shí)縣令驚嘆曰:“一村九生八秀才,真乃奇跡也?!北銚]毫寫(xiě)下“秀才村”三字,并鑄匾送到村上。其后,縣令又在祠堂下方百米處修建一亭,命名“儒雅亭”,褒揚良師,稱(chēng)贊文風(fēng)。受此影響,當地人十分重視后人讀書(shū),哪怕再窮,也要把子女送進(jìn)學(xué)校。   ? ? 歷史上,宋家坪村因學(xué)業(yè)有成,功成名就者大有人在。在祠堂內保存著(zhù)一塊牌匾,上書(shū)“材長(cháng)佐政”四個(gè)大字,是朝廷褒揚宋氏先祖宋安國的見(jiàn)證。此外,還有被賞“孝官庭”的宋步云、賞戴藍翎的宋思祥、被授文林郎的宋元勛等。據統計,新中國成立以來(lái),村里共出了近百名大學(xué)生。   ? ? 在宋家坪村路口處,立著(zhù)一塊“告別田賦紀念碑”,這座石碑高3.6米,寬2.2米,整個(gè)碑體為一個(gè)巨大的“田”字,“田”中四塊凹下去的部分,除刻上《告別田賦》的內容外,還刻了一段《農稅史話(huà)》,以及玉米、紅苕、小麥、水稻等作物的圖樣。這是2006年,當地村民為感恩國家減免農業(yè)稅而立下的。   ? ? 一塊石碑,映照著(zhù)宋家坪村人的感恩之情。懂感恩,更懂孝道,村里還開(kāi)展孝子評選,弘揚尊老風(fēng)尚。南充知名攝影家袁孝正曾在宋家坪村拍攝了《新郎敬老》系列攝影作品,先后在《人民日報》《四川工人日報》等報紙上刊發(fā)。   ? ? 宋家坪村有聽(tīng)不完的故事,看不盡的風(fēng)景,說(shuō)不完的感受。那一塊石碑,一株古樹(shù),一座宗祠,是文脈的賡續;那奇特的根雕、熱鬧的地燈、生動(dòng)的繪畫(huà),是生活的熱愛(ài)。如今的宋家坪村,充分利用文化資源優(yōu)勢,打造特色文化村,發(fā)展文旅產(chǎn)業(yè),走在鄉村振興的大道上。   宋家坪村小檔案   ? ? 宋家坪村,位于南部縣西水鎮,距南部縣城50公里,2019年由原宋家坪村、馬家坪村合并而成。該村有濃郁的鄉土文化、豐富的文物古跡、優(yōu)秀的民間藝術(shù),現存宋氏宗祠、宋家大院等10處縣級文物保護單位,至今傳承著(zhù)宋家坪地燈、根雕等非遺藝術(shù)。宋家坪村文風(fēng)昌盛、素有尊師重教的傳統,因“一村九生八秀才”,被美譽(yù)為“秀才村”。   
【地方名特】蓬安錦橙100號‖費尚全
查看更多 >
蓬安錦橙100號   費尚全   蓬安錦橙100號,色鮮味美,營(yíng)養豐富,聞名海內外。錦橙100號,果實(shí)長(cháng)橢圓形,皮薄,無(wú)核,果頂平或微凹,果皮較細,橙黃色,柔軟多汁,酸甜適度,味濃,微具香氣,品質(zhì)上乘,名列全國優(yōu)秀錦橙榜首。   蓬安錦橙100號(圖片來(lái)源:四川發(fā)布)1985年,錦橙100號獲全國柑桔優(yōu)質(zhì)產(chǎn)品第二名。1993年,在泰國曼谷獲國際農業(yè)博覽會(huì )銀獎。1995年,獲第二屆中國農業(yè)博覽會(huì )金獎。1997、1999、2001年,三次在中國農業(yè)博覽會(huì )上被評為“名牌產(chǎn)品”。2004年,獲農業(yè)部無(wú)公害農產(chǎn)品證書(shū)。2005年,獲第二屆四川·中國西部國際農業(yè)博覽會(huì )銀獎。至2023年,錦橙100號先后4次獲部?jì)?yōu)產(chǎn)品、1次獲國際金獎、2次獲國際銀獎、3次被中華果協(xié)評為“中華名果”,入選2013年度全國名特優(yōu)新農產(chǎn)品目錄。蓬安縣被農業(yè)部定為“中國錦橙第一縣”。   錦橙100號,系1957年從四川省果樹(shù)研究所江津園藝場(chǎng)引進(jìn)錦橙系列品種苗木400株,定植在龍角山蓬安園藝場(chǎng),1960年開(kāi)始投產(chǎn)。1972年,四川省開(kāi)展錦橙芽變選種,蓬安農業(yè)科研人員在四川省選種協(xié)作組指導下,進(jìn)行群眾選種,精心培育,在初選的一批優(yōu)良單株中選出蓬安園藝場(chǎng)錦橙園的一優(yōu)變單株,因該株的定植編號為100號,故初定名“錦橙100號”,又名“蓬園100號”。   1986年至1991年,錦橙100號豐產(chǎn)栽培技術(shù)研究被列入地、縣科研課題。1986年,蓬安縣農業(yè)局果樹(shù)站成立錦橙100號科研攻關(guān)組,取得一定成績(jì),在此基礎上,蓬安縣人民政府柑桔辦公室向九三學(xué)社重慶市委員會(huì )提出咨詢(xún)。1987年3月,正式與九三學(xué)社重慶市委員會(huì )咨詢(xún)部簽訂三年技術(shù)咨詢(xún)合同,重點(diǎn)對錦橙100號生物學(xué)特性、生態(tài)適應性和豐產(chǎn)栽培技術(shù)措施等進(jìn)行專(zhuān)門(mén)系統的試驗研究。經(jīng)過(guò)多年辛勤研究,在土肥水管理、夏秋梢處理、植物激素篩選利用以及砧穗組合篩選等方面取得豐富的研究成果,為該名優(yōu)產(chǎn)品發(fā)展和單位面積產(chǎn)量的提高以及模式化栽培,奠定了良好基礎。趙世經(jīng)、蔡寶成等人將試驗研究錦橙100號的實(shí)用資料整理匯編成《錦橙100號豐產(chǎn)栽培技術(shù)》一書(shū),由四川科學(xué)技術(shù)出版社出版發(fā)行。該成果于1991年被南充地區行政公署授予科學(xué)技術(shù)研究成果三等獎。   蓬安錦橙(圖片來(lái)源:南充播報)   1986年,蓬安錦橙100號已發(fā)展到26萬(wàn)株,4000畝,總產(chǎn)量5萬(wàn)公斤,單株平均產(chǎn)量10公斤。1991年12月至1992年,縣果樹(shù)站在蓬安河舒農場(chǎng)分別租用該農場(chǎng)和蓬安縣人民武裝部土地共107畝建苗圃,以紅桔、枳殼作砧,培育錦橙100號苗木。1993年、1994年、1995年,全縣錦橙100號株數和總產(chǎn)量分別達27萬(wàn)株15萬(wàn)公斤、34.5萬(wàn)株25萬(wàn)公斤、41.3萬(wàn)株38萬(wàn)公斤。   1997年4月,四川省委書(shū)記謝世杰到蓬安視察,提出蓬安“三年內錦橙100號產(chǎn)量逾億斤”的要求。5月,縣委、縣政府深入調查、充分論證,制定全縣優(yōu)質(zhì)水果產(chǎn)業(yè)化實(shí)施方案,出臺一系列政策和措施,確定“因地制宜、發(fā)展名優(yōu)、建立基地、規模開(kāi)發(fā)”的水果發(fā)展戰略,加快優(yōu)質(zhì)柑桔產(chǎn)業(yè)化建設。蓬安縣先后在三壩、利溪、河舒、碧溪、柳灘、楊家、羅家、正源、高廟、周口、錦屏等28個(gè)鄉鎮成片栽植錦橙100號優(yōu)質(zhì)果苗,做到高標準高質(zhì)量建園,實(shí)行“四統一”和“三不栽”,即統一規劃、統一假植、統一質(zhì)量規格、統一驗收標準,非良種不栽、非假植大苗不栽、非改造果園不栽,以確保3—5年內投產(chǎn)見(jiàn)效。是年,規模新栽30萬(wàn)株。   1998年11月,原世界柑桔學(xué)會(huì )副理事長(cháng)、全國柑桔專(zhuān)家組組長(cháng)章文才教授稱(chēng)蓬安錦橙100號為最具市場(chǎng)競爭力的產(chǎn)品,并欣然題詞“四川省蓬安縣——中國錦橙第一縣”。隨后,縣委作出《關(guān)于加快建設“中國錦橙第一縣”的決定》,提出實(shí)行“311”工程,即用三年時(shí)間,使錦橙100號發(fā)展到1000萬(wàn)株,產(chǎn)果1億斤,基地鄉鎮農戶(hù)果業(yè)人平收入1000元的目標。   果農將柑橘分揀裝筐(圖源:南充日報)   2001年,為建設三壩—河舒—碧溪錦橙100號商品基地走廊和柳灘—楊家—中華—羅家錦橙100號產(chǎn)業(yè)帶,在河舒、中華、楊家、柳灘、三壩、利溪、碧溪、錦屏、羅家9個(gè)鄉鎮規模新栽123.2萬(wàn)株。   2002年,在羅家和金甲定植小苗37654株。全縣錦橙100號由1996年的52.4萬(wàn)株,總產(chǎn)50萬(wàn)公斤,發(fā)展到2002年775.6萬(wàn)株,結果樹(shù)315.2萬(wàn)株,總產(chǎn)達1146.7萬(wàn)公斤。   果農采摘柑橘(圖源:南充日報)   為加快錦橙100號發(fā)展,縣委作出《關(guān)于加快錦橙100號特色果品產(chǎn)業(yè)發(fā)展的意見(jiàn)》,重新確定河舒、三壩、金溪、羅家、徐家、騎龍、金甲、正源、長(cháng)梁、相如、錦屏、龍云、兩路13個(gè)水果生產(chǎn)基地鄉鎮,成立“特色果品產(chǎn)業(yè)發(fā)展領(lǐng)導小組”,提出“樹(shù)立品牌,強化管理,提高品質(zhì),適度發(fā)展”的總體思路和“通過(guò)5年的努力,到2010年,全縣規模新栽錦橙100號200萬(wàn)株,高接換種50萬(wàn)株。錦橙100號總株數達到800萬(wàn)株,柑桔總產(chǎn)量突破1億公斤,優(yōu)質(zhì)果率達到60%以上,商品化處理及深加工率達50%以上”的總體目標。出臺“從2007年起,規模栽植錦橙100號營(yíng)養桶直根壯苗的農戶(hù),縣財政將補助50%的苗木款……”等一系列獎勵扶持政策,計劃委托中國柑桔研究所等單位為蓬安縣定向培育錦橙100號苗木??h委目標辦出臺《關(guān)于開(kāi)展錦橙100號特色果品產(chǎn)業(yè)化基地建設及目標考核辦法的通知》。為期三年以三壩、河舒、騎龍為重點(diǎn)的“錦橙100號標準化示范鄉”項目順利通過(guò)驗收,是年,錦橙100號達280萬(wàn)株,結果樹(shù)150萬(wàn)株,總產(chǎn)達650萬(wàn)公斤。   2015年,蓬安縣三壩鄉建設“中國錦橙第一鄉”。11個(gè)錦橙100號專(zhuān)業(yè)合作社和植保合作社實(shí)現了錦橙100號治蟲(chóng)、施肥、除草等標準化管理。在大石塘村栽植1萬(wàn)株,培育產(chǎn)果萬(wàn)斤示范戶(hù)260戶(hù),培育和鞏固優(yōu)質(zhì)大戶(hù)1055戶(hù),實(shí)現每戶(hù)產(chǎn)果2500公斤以上,全鄉實(shí)現產(chǎn)果600萬(wàn)公斤。長(cháng)梁鄉鞏固擴大錦橙100號產(chǎn)業(yè)示范園建設,新培育謝家溝、鄧家渡、石獅子等優(yōu)質(zhì)水果標準化管理示范園200公頃,全鄉種植面積800公頃,實(shí)現產(chǎn)果200萬(wàn)公斤、銷(xiāo)售收入達240余萬(wàn)元,人均增收300元。正源鎮黨委、政府確定當年為“錦橙100號品牌宣傳年”,發(fā)動(dòng)果農栽植錦橙100號。組織13個(gè)農民專(zhuān)業(yè)合作社開(kāi)展規范管理,提高果農的組織化程度。邀請縣果樹(shù)站專(zhuān)家深入果園,實(shí)地講解培訓,產(chǎn)量達600萬(wàn)公斤。新建標準化栽植管理示范園5個(gè)67公頃,組織拓寬銷(xiāo)售渠道,通過(guò)鎮果協(xié)組織外銷(xiāo)錦橙100號200多萬(wàn)公斤。   
方志學(xué)100年 回顧經(jīng)典再出發(fā):《方志學(xué)概論》再版
方志學(xué)100年回顧經(jīng)典再出發(fā)《方志學(xué)概論》再版? 1924年,梁?jiǎn)⒊凇稏|方雜志》發(fā)表《清代學(xué)者整理舊學(xué)之總成績(jì)——方志學(xué)》一文,首次提出方志學(xué)這一學(xué)科名稱(chēng)。
【志鑒研究】做好新時(shí)代的地方志工作
地方志是重要的地方文獻,具有“存史、資政、育人”功能,被譽(yù)為“一方之全史”和“地方百科全書(shū)”,在中華文明傳承發(fā)展過(guò)程中發(fā)揮了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。要了解中國文化,就必須了解中國的地方志。
【文史英華】蓬安歷代修志暨舊志點(diǎn)校整理紀實(shí)‖費尚全
12月,蓬安縣志編纂委員會(huì )再度調整《蓬安縣志》總編室組成人員,聘請縣政府原副調研員魏赤中任《蓬安縣志》特邀執行副總編兼總編室主任,組織實(shí)施編纂工作,正式啟動(dòng)新一輪縣志編修工作,并要求在2010年6月底前完成分纂工作,年底完成總纂稿送審。
【歷史文化】?營(yíng)山縣志人物潘亨考釋?zhuān)ㄉ希?
在明清統編本《營(yíng)山縣志·詩(shī)賦》里,記載明潘亨詩(shī)共4首,現摘附于后:游東林寺明·邑人潘亨營(yíng)山古剎說(shuō)東林,踏遍蒼苔一徑深。
【歷史文化】?營(yíng)山縣志人物潘亨考釋?zhuān)ㄖ校?
從周克堃編纂的《廣安州新志》職官記載,是明確將張海和潘亨記載為廣安州的職官,而非順慶府的職官。
志鑒研究
  • 方志學(xué)100年 回顧經(jīng)典再出發(fā):《方志學(xué)概論》再版
  • 方志學(xué)100年 回顧經(jīng)典再出發(fā)《方志學(xué)概論》再版   ?1924年,梁?jiǎn)⒊凇稏|方雜志》發(fā)表《清代學(xué)者整理舊學(xué)之總成績(jì)——方志學(xué)》一文,首次提出“方志學(xué)”這一學(xué)科名稱(chēng)。2024年是“方志學(xué)”學(xué)科名稱(chēng)提出100周年,全國第三輪修志工作也已陸續啟動(dòng)。上海書(shū)店出版社聯(lián)合上海通志館策劃出版“方志學(xué)名著(zhù)叢刊”,遴選方志學(xué)發(fā)展歷程中具有代表性的方志學(xué)著(zhù)作,首本推出由已故著(zhù)名歷史學(xué)家、方志學(xué)家、圖書(shū)文獻學(xué)家來(lái)新夏先生主編的《方志學(xué)概論》。下文為來(lái)新夏為1983年初版《方志學(xué)概論》撰寫(xiě)的前言。   ? ? ? ??我國的地方志編寫(xiě)工作起源甚早,而且自秦漢以來(lái)一直沒(méi)有間斷,到了清代便發(fā)展成為方志編寫(xiě)工作的鼎盛時(shí)期,并形成了一門(mén)專(zhuān)門(mén)學(xué)科——方志學(xué)。清代編寫(xiě)的地方志不僅數量占我國地方志總量的百分之八十,而且質(zhì)量也多超越前代,許多著(zhù)名學(xué)者親身參與其事。在方志的研究工作方面,自顧炎武到章學(xué)誠經(jīng)歷了大量研究工作和理論建設的過(guò)程。顧炎武不僅運用豐富的地方志資料撰著(zhù)《肇域志》和《天下郡國利病書(shū)》等名著(zhù),而且還在《營(yíng)平二州史事序》及其他論著(zhù)中提出修志要旨和若干有關(guān)論點(diǎn),初步奠定了方志學(xué)理論的基礎。經(jīng)過(guò)更多學(xué)者的努力,而由章學(xué)誠在前人成果的基礎上,總結了封建社會(huì )編纂方志的經(jīng)驗與教訓,提出了比較全面的方志編纂理論。這套理論反映了他所處時(shí)代的應有水平,其中某些方面至今尚有可資借鑒之處。至于對方志學(xué)進(jìn)行比較系統的研究與論述,則是近代以來(lái)的事情,如王葆心的《方志學(xué)發(fā)微》和傅振倫的《中國方志學(xué)通論》等,這些著(zhù)述在當時(shí)成為編寫(xiě)地方志與研究方志學(xué)的重要讀物。建國以來(lái),在方志學(xué)研究方面也取得了一些成績(jì),有進(jìn)行綜合研究的,有討論志書(shū)體裁的,也有進(jìn)行地區志書(shū)研究的,但始終沒(méi)有一本通論性的方志學(xué)著(zhù)述問(wèn)世。從事地方志編寫(xiě)工作和有志于方志學(xué)研究的同志希望有一本提供比較系統的方志學(xué)知識的入門(mén)讀物。這就使《方志學(xué)概論》的編寫(xiě)成為客觀(guān)的需要。   顧炎武   《肇域志》   章學(xué)誠   ?? ? ? ? 1980年秋,在天津召開(kāi)地方史志協(xié)會(huì )籌備會(huì )時(shí),就有人提出過(guò)編寫(xiě)一部《方志學(xué)概論》的建議。次年8月在山西太原召開(kāi)的中國地方史志協(xié)會(huì )成立大會(huì )上,與會(huì )的高校同志經(jīng)過(guò)醞釀,向大會(huì )建議編寫(xiě)一部《方志學(xué)概論》,供高等學(xué)校歷史系開(kāi)設方志學(xué)課程和培訓全國各地史志編寫(xiě)人員使用。這一建議得到與會(huì )同志們贊同,即由協(xié)會(huì )委托南開(kāi)大學(xué)、安徽大學(xué)、寧夏大學(xué)、福建師范大學(xué)、江蘇師范學(xué)院(現蘇州大學(xué))、遼寧師范學(xué)院、貴陽(yáng)師范學(xué)院和杭州師范學(xué)院等八院校參加編寫(xiě),并推定由我擔任主編。接著(zhù),1981年10月31日至11月4日在南開(kāi)大學(xué)召開(kāi)了編寫(xiě)工作會(huì )議。在這次會(huì )議上,與會(huì )的八院校同志總結了歷代修志的傳統經(jīng)驗,回顧了建國以來(lái)的研究成果,展望了發(fā)展遠景,深感編寫(xiě)《方志學(xué)概論》的重要,決心編寫(xiě)一部適合方志學(xué)專(zhuān)業(yè)學(xué)習和全國地方史志編寫(xiě)人員需要的教材。會(huì )議圍繞由各校提交的編寫(xiě)大綱展開(kāi)了熱烈的討論,對某些學(xué)術(shù)上有爭論的問(wèn)題,如方志的起源與性質(zhì)問(wèn)題、史志關(guān)系問(wèn)題等等都各抒己見(jiàn),深入討論。會(huì )議確定了《方志學(xué)概論》的編寫(xiě)方針是:以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為指導,堅持四項基本原則,批判地繼承我國方志學(xué)的傳統,總結近年來(lái)編寫(xiě)方志的經(jīng)驗,系統地闡述方志學(xué)的基本理論,為建設社會(huì )主義的物質(zhì)文明和精神文明服務(wù)。大家認為:編寫(xiě)這本教材目前雖然缺乏較完備的依據,但也要力求做到能系統而通俗地講清有關(guān)概念,詳細地敘述方志的起源與發(fā)展、商討性地提出編纂新方志的要求與具體方法,使此教材能體現出應有的知識性、學(xué)術(shù)性和實(shí)用性。經(jīng)過(guò)反復討論研究,最后在各校提交的大綱的基礎上,擬定出統一的編寫(xiě)大綱,又進(jìn)行了充分協(xié)商,分配了編寫(xiě)任務(wù),并對寫(xiě)作體例和初稿試講等問(wèn)題作了具體的安排。   1983年初版《方志學(xué)概論》   分擔編寫(xiě)任務(wù)的同志們,在本職工作繁忙的情況下,經(jīng)過(guò)近半年的努力,于1982年4月中旬完成了草稿的油印稿,并于5月在蘇州舉辦的第一期地方志研究班上進(jìn)行了試講,得到參加研究班的全體同志的熱情幫助。承擔本書(shū)出版任務(wù)的福建人民出版社的編輯也參加了試講活動(dòng),并提出了修改意見(jiàn)。全體編寫(xiě)人員據此分別對自己所寫(xiě)的草稿進(jìn)行一次修改,完成了初稿。這份初稿經(jīng)過(guò)我和吳奈夫同志修訂后,印成了第二次油印稿,先后于7月在太原、10月在天津薊縣的第三、四期研究班上試用,第四期研究班的學(xué)員還深入細致地閱讀和討論過(guò),提供了若干有益的意見(jiàn),使我們的修改工作具備了更廣泛的群眾基礎。與此同時(shí),我還將第二次油印稿寄送給梁寒冰、傅振倫、左開(kāi)一、劉光祿等專(zhuān)家和地方史志工作者審訂,承他們在百忙中給予不同形式的指導和支持,推動(dòng)了修訂工作。?參加《方志學(xué)概論》草稿創(chuàng )編和修訂工作的有周春元、傅貴九、陸振岳、林衍經(jīng)、邸富生、吳奈夫、陳樹(shù)田、陳明?、林正秋等同志,他們在教學(xué)與科研工作繁忙情況下,承擔了任務(wù),付出了辛勤的勞動(dòng)。第二次油印稿印出后,他們又委托我全權處理定稿工作。我對方志雖略有涉及,但學(xué)殖淺薄,鉆研不深,見(jiàn)聞不廣,膺此重托,只得勉力從事。然而整理編訂工作量較大,非短時(shí)所能完成,而曠日持久,又不足應社會(huì )急需。于是復邀吳格和趙永東兩位青年同志相助,進(jìn)行了極其有效的合作。在我們共同商訂宗旨、綜理眾說(shuō)、斟酌去取的基礎上,吳格和趙永東兩位同志完成了調整篇章、編次文字的工作,為我提供了通讀與定稿的便利條件。最后由我刪定。   ? ? ? ? 《方志學(xué)概論》的問(wèn)世,主要是創(chuàng )稿人、有關(guān)專(zhuān)家學(xué)者和各期研究班學(xué)員共同努力的結果。但是,由于書(shū)成眾手,時(shí)間匆促,一些內容重復、論點(diǎn)歧異、文風(fēng)不一等缺點(diǎn)還未能完全消除。這些缺點(diǎn)和錯誤應該由承擔通讀和總修任務(wù)的主編來(lái)負責。我雖然主觀(guān)上作了一些努力,但終因水平所限,沒(méi)有很好地完成任務(wù)。我真誠地期待著(zhù)同志們的批評與指正。   《方志學(xué)概論》在編寫(xiě)和修訂過(guò)程中,得到有關(guān)專(zhuān)家學(xué)者的指導、廣大地方史志工作者的關(guān)心、福建人民出版社的支持、吳格和趙永東二同志的助理,上海圖書(shū)館顧廷龍館長(cháng)以高年為本書(shū)題簽。我都在此表示最誠摯的謝意。   
  • 【志鑒研究】做好新時(shí)代的地方志工作
  • 地方志是重要的地方文獻,具有“存史、資政、育人”功能,被譽(yù)為“一方之全史”和“地方百科全書(shū)”,在中華文明傳承發(fā)展過(guò)程中發(fā)揮了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。英國著(zhù)名學(xué)者李約瑟曾指出:“希臘的古代文化乃至近代英國,都沒(méi)有留下與中國地方志相似的文獻。要了解中國文化,就必須了解中國的地方志?!?006年5月,國務(wù)院頒布和實(shí)施《地方志工作條例》,第一次把地方志工作納入法制化軌道。黨的十八大以來(lái),習近平總書(shū)記多次對地方志工作作出重要指示批示,強調要“修史修志”“盛世修文”“盛世修典”“以史為鑒,開(kāi)創(chuàng )未來(lái)”。這些對地方志工作的重要論述,是習近平文化思想的重要組成部分,為我們做好新時(shí)代地方志工作提供了根本遵循,必須認真學(xué)習領(lǐng)會(huì )、貫徹落實(shí)。   早在福建省寧德地區工作期間,習近平同志就在地方志工作會(huì )議上指出:“我來(lái)這里的第一件事,就是要看府志、縣志。要馬上了解一個(gè)地方的重要情況,就要了解它的歷史。了解歷史的可靠的方法就是看志,這是我的一個(gè)習慣?!彼蟾骷夘I(lǐng)導干部務(wù)必充分重視這項工作,加強對修志工作的領(lǐng)導,把中華民族這一光榮傳統發(fā)揚光大。2014年2月,習近平總書(shū)記在視察首都博物館時(shí)強調,要“高度重視修史修志”。2015年7月,習近平總書(shū)記在十八屆中共中央政治局第二十五次集體學(xué)習時(shí)指出,要發(fā)揮地方志在抗戰研究中的重要作用。2022年3月,在春季學(xué)期中央黨校(國家行政學(xué)院)中青年干部培訓班開(kāi)班式上,習近平總書(shū)記列舉了1941年8月毛澤東主持起草《中共中央關(guān)于調查研究的決定》的例子并指出:“這個(gè)決定還提出了不少調查研究的具體方法,包括邀集有經(jīng)驗的人開(kāi)調查會(huì ),個(gè)別口頭詢(xún)問(wèn),收集縣志、府志、省志、家譜加以研究等。這些要求和方法,至今仍然具有重要啟示意義?!?  新時(shí)代新征程,我們要以習近平總書(shū)記的重要論述為根本遵循,做好地方志工作。一是忠于使命,為民修志。地方志是官書(shū),政治性是其根本屬性。堅持黨對地方志工作的全面領(lǐng)導,是做好地方志工作最大的政治優(yōu)勢。要牢記“為黨立言,為國存史,為民修志”的神圣使命,堅定不移把講政治擺在首位,嚴守政治規矩,嚴明政治紀律,堅持以馬克思主義立場(chǎng)觀(guān)點(diǎn)方法為指導,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根本立場(chǎng),始終與黨中央在思想上、政治上、行動(dòng)上保持高度一致。二是追求卓越,打造精品。質(zhì)量是志書(shū)的生命,也是地方志事業(yè)高質(zhì)量發(fā)展的基礎。進(jìn)入新時(shí)代,面對新形勢、新要求,地方史志工作必須轉變發(fā)展思路和發(fā)展方式,不斷用反映時(shí)代脈搏的優(yōu)秀精神文化產(chǎn)品記錄新時(shí)代、謳歌新時(shí)代、服務(wù)新時(shí)代。三是善作善為,化民成俗。過(guò)去,許多志書(shū)、年鑒,特別是舊志“養在深閨人未識”,沒(méi)有真正發(fā)揮出以文化人、以志育人的作用。為此,我們要主動(dòng)作為,加強宣傳引導。比如,開(kāi)展志書(shū)、年鑒進(jìn)學(xué)校、進(jìn)社區等“七進(jìn)”活動(dòng),讓方志“飛入尋常百姓家”;加快實(shí)施數字化工程,讓志書(shū)中的內容逐步信息化、數字化和多媒體化,方便公眾閱讀、下載和利用;用好各地方志館這一地情教育和史志教育平臺,讓更多群眾走近方志、了解方志。  ?。ㄗ髡吒矢A,系江西省社會(huì )科學(xué)院副院長(cháng)兼省地方志研究院院長(cháng))   
  • 【文史英華】蓬安歷代修志暨舊志點(diǎn)校整理紀實(shí)‖費尚全
  • 蓬安歷代修志暨舊志點(diǎn)校整理紀實(shí)   費尚全?蓬安,自南朝梁武帝天監六年(507年)置相如縣、北周天和四年(569年)置蓬州,到民國二年(1913年)更名蓬安以來(lái),距今已有1500余年歷史。修志則從宋始,先后有十部之多。其中,僅有史料記載而無(wú)存書(shū)者3部?,F將各部志書(shū)編修暨舊志點(diǎn)校整理情況簡(jiǎn)介如下,供即將編修新中國成立后第三次修志者參考。   一、《咸安志》編纂   ? ? ? ?唐代,李曄纂《咸安志》,已佚。明正德《蓬州志·后序》載:“蓬在唐有《咸安郡志》”?!端拇ǖ胤街咀胄拊戳鳌份d:“《輿地紀勝》引《咸安志》中蓬州碑記,官吏鄭修、顏真卿、風(fēng)俗、形勝、山崇峻出蘭惠花等6條,清嘉慶《四川總志》七引《咸安志》蓬州、連巴引梓等2條?!?  二、《蓬州圖經(jīng)》編纂   ? ? ? 宋代,蓬安編纂有《蓬州圖經(jīng)》,作者不詳,已佚。四川省圖書(shū)館《四川地方志纂修源流·府縣志類(lèi)》載:“《輿地紀勝》引《蓬州圖經(jīng)》的有州沿革、風(fēng)俗、形勝、景物、古跡、仙釋等14條?!洞竺饕唤y志》引《蓬州圖經(jīng)》中的形勝、風(fēng)俗各1條,《蜀中廣記》引《蓬州圖經(jīng)》的形勝、仙釋等5條”。   三、《蓬州志》編纂   ? ?北宋崇寧四年(1104年),羅畸編纂《蓬州志》(五卷),已佚。羅畸(約1056—1124年),字疇老,福建沙縣人,宋熙寧九年(1076年)進(jìn)士,歷任福州司理、滁州司法、兵部郎中、秘書(shū)少監等職,崇寧年間(1102—1106年),京都郊外的“辟雍”(太學(xué)校舍)落成,朝官奉命作詞慶典,羅畸所作居第一,進(jìn)官一等,以右文殿修撰的身份出任廬州、福州等地知州?!妒裰袕V記》第69條載:“《蓬州志》(五卷),秘書(shū)少監劍門(mén)羅畸疇老撰,凡十五門(mén),崇寧四年序”。   四、明正德《蓬州志》編纂暨點(diǎn)校整理   明正德《蓬州志》于明正德十三年(1518)吳德器、徐泰纂修。清道光九年(1829年),洪運開(kāi)編修《蓬州志略》時(shí)說(shuō):“欲取州志考其興廢之故,則并闕志書(shū)”(《蓬州志略·序》)。清光緒二十三年(1897年),方旭編《蓬州志》時(shí),在序中亦說(shuō):“明吳德器嘗編輯十卷,洪運開(kāi)作志略時(shí),已求其書(shū)不得,其闕也久矣!”1984年,蓬安縣地方志辦副主任蔣明善在成都一家書(shū)店《天一閣藏明代地方志考錄》中,查知浙江寧波天一閣收藏有明正德《蓬州志》??h地方志辦派人趕赴浙江寧波天一閣查找,由于此書(shū)已屬文物,不能借閱,僅從幻燈投影中大略抄錄了幾頁(yè),遺憾而歸。   ?2007年,蓬安縣紀念相如縣建縣1500周年時(shí),四川省地方志編纂委員會(huì )市縣志處副處長(cháng)、副編審、《四川省志》副總編馬國棟把從網(wǎng)上購得的上海書(shū)店出版的明正德《蓬州志》影印本,贈與蓬安縣司馬相如研究會(huì )。   ?2012年10月,縣地方志辦顧問(wèn)、縣人大常委會(huì )原主任趙正銘向縣政府遞交《關(guān)于整理、重印蓬安現存最早的縣志—明正德〈蓬州志〉的建議》?!督ㄗh》認為,明正德《蓬州志》,是蓬安現存最早的一部縣志,是珍貴的地方歷史文化遺產(chǎn),也是蓬安研究和宣傳司馬相如故里的重要證據。馬國棟贈與蓬安縣司馬相如研究會(huì )的明正德《蓬州志》為縣域內孤本,得來(lái)不易。研究和確認蓬安縣是司馬相如故里,必須依據史志記載和歷史遺址、遺跡。明正德《蓬州志》對此的記載,可謂鐵證,如該志記載了蓬州自運山(燕山寨)遷至相如縣司馬相如祠堂之左建州署,元末兵毀之事;記載了景賢堂將司馬相如列為“鄉賢”之首的史實(shí)理由;記載了長(cháng)卿祠修建、重建的史實(shí)和長(cháng)卿祠的具體位置;收錄了關(guān)于司馬相如故里在此的部分詩(shī)文,有的是首次發(fā)現。明正德《蓬州志》對研究和宣傳蓬安縣是司馬相如故里具有極其重要的價(jià)值,建議縣政府同意由縣地方志辦牽頭,整理、重印明正德《蓬州志》。   ?2012年12月,縣地方志辦聘請鄧郁章負責點(diǎn)校、整理。鄧郁章查閱相關(guān)舊志,對原文進(jìn)行標點(diǎn)、勘誤、注釋?zhuān)幣拍夸?,撰?xiě)前言《明正德〈蓬州志〉的價(jià)值》。西華師大歷史文化學(xué)院教授金生楊對點(diǎn)校稿進(jìn)行了審校。   ?2015年10月,明正德《蓬州志》(點(diǎn)校本)由中國文史出版社出版,全書(shū)40萬(wàn)字,由前言《明正德〈蓬州志〉的價(jià)值》、正文及原書(shū)影印本3部分組成。   ?2016年7月20日,蓬安縣委、縣政府召開(kāi)明正德《蓬州志》(點(diǎn)校本)發(fā)行座談會(huì )。參加座談會(huì )的有四川省地方志工作辦公室黨組書(shū)記、主任馬小彬,四川省僑聯(lián)顧問(wèn)馮文廣,南充市地方志辦公室主任夏建平,南充市地方志協(xié)會(huì )副會(huì )長(cháng)、秘書(shū)長(cháng)于明,蓬安縣委副書(shū)記、縣政府代縣長(cháng)崔竹君及縣有關(guān)單位負責人,省、市、縣新聞媒體記者共65人。   ?2016年7月20日,蓬安縣舉行明正德《蓬州志》點(diǎn)校發(fā)行座談會(huì )。省地方志辦主任馬小彬(右一)講話(huà)。   ?? ?座談會(huì )上,馬小彬祝賀明正德《蓬州志》(點(diǎn)校本)榮獲2016年省地方志辦、省地方志學(xué)會(huì )舊志整理類(lèi)一等獎,并推薦到省社科聯(lián)評獎。   2016年7月20日,蓬安縣舉行明正德《蓬州志》點(diǎn)校發(fā)行座談會(huì )。省地方志辦主任馬小彬(右一)向參會(huì )人員贈送《蓬州志》。   四川省僑聯(lián)原主席、成都理工大學(xué)原黨委書(shū)記、省僑聯(lián)顧問(wèn)馮文廣作了主題發(fā)言。他說(shuō),明正德《蓬州志》再版發(fā)行意義重大:一是地位高,它是整個(gè)四川最早最完整的一部志書(shū),可以與全國明代的研究聯(lián)系在一起。二是學(xué)術(shù)價(jià)值大,其中的史料為研究蓬安提供了翔實(shí)的明代資料,為蓬安旅游業(yè)發(fā)展奠定了基礎。建議蓬安縣利用明正德《蓬州志》做好四件事:一是借明正德《蓬州志》廣交高朋,擴大影響,可與北京故宮博物院、臺北故宮博物院及有關(guān)研究明代歷史的高校、科研機構聯(lián)系起來(lái),發(fā)展蓬安文化、經(jīng)濟。二是融入南充,錯位發(fā)展,恢復重建“明城”。三是全境規劃,城鄉聯(lián)動(dòng),以相如故城為中心,把明正德時(shí)的7個(gè)鄉聯(lián)系在一起,而且,還可以深入挖掘,仔細查找,打造出蓬安明代的若干景點(diǎn),帶動(dòng)蓬安旅游業(yè)發(fā)展。四是深挖內涵,包裝品牌,擴大蓬安知名度。   ?中國社會(huì )科學(xué)網(wǎng)、四川新聞網(wǎng)、四川在線(xiàn)、《南充日報》《南充晚報》等新聞媒體對明正德《蓬州志》(點(diǎn)校本)發(fā)行座談會(huì )進(jìn)行了報道。   2016年12月,明正德《蓬州志》(點(diǎn)校整理本)獲四川省第十七次地方志優(yōu)秀成果一等獎。2017年2月,獲四川省哲學(xué)社會(huì )科學(xué)優(yōu)秀成果二等獎。   五、清道光《蓬州志略》編纂暨點(diǎn)校整理   ?清道光九年(1829年),蓬州知州洪運開(kāi)組織編纂《蓬州志略》。   ?洪運開(kāi),合肥人,賜進(jìn)士出身,曾任通江、合江、南充、閬中等地知縣及蓬州知州。洪運開(kāi)任蓬州知州時(shí),深感“州縣之有志,猶國之有史,家之有譜。然蓬州自國初以來(lái),無(wú)志書(shū),所欠然者志書(shū)耳”。洪自任總纂,蓬州儒學(xué)學(xué)正王璣(夾江縣人)、蓬州儒學(xué)訓導張汝霖(合州人)任分修,安徽監生洪時(shí)敏任校對,安徽監生周銘任編次,蓬州廩生潘一瓚、蔡鴻飛,附生謝昌言,監生祝以馨任督梓,年末成書(shū)。全書(shū)分《天文志》《輿地志》《食貨志》《學(xué)校志》《武備志》《職官志》《選舉志》《人物志》《藝文志》《雜類(lèi)志》10卷8萬(wàn)余字,附有州城和八景圖。此刻本,原書(shū)縣內無(wú)存,僅瀘州、重慶和美國國會(huì )圖書(shū)館各藏一部。   ?2018年6月,縣地方志辦主任劉青到西華師大與金生楊教授簽訂了點(diǎn)校、整理清道光《蓬州志略》合同。金生楊教授以科學(xué)嚴謹的態(tài)度,點(diǎn)校、整理《蓬州志略》后,寫(xiě)了《洪運開(kāi)與道光〈蓬州志略〉》前言,在5000字的前言中,高度贊揚了洪運開(kāi)任蓬州知州時(shí)清正廉潔、關(guān)注民生、能文善書(shū)、纂修志書(shū)的功績(jì)。?2019年4月,清道光《蓬州志略》由中州古籍出版社出版,全書(shū)12.7萬(wàn)字,由前言、正文、原書(shū)影印件三部分組成。配有地輿城池八景全圖,包括蓬安城圖、地輿全圖、雙蓬疊翠、五馬排空、牛渚漁歌、馬鞍樵唱、嘉陵晚渡、廣慈曉鐘、琴臺夜月、石壁晴云。   蓬安縣地方志辦點(diǎn)校整理的清道光《蓬州志略》,2020年12月獲四川省第十九次地方志優(yōu)秀成果舊志整理一等獎。六、清光緒《蓬州志》編纂暨點(diǎn)校整理   ?清光緒二十三年(1897),知州方旭編纂《蓬州志》。   ?方旭,字鶴齋,安徽桐城人,拔貢,官至川東道、四川提學(xué)使。知蓬州事五年期間,“練團興學(xué),創(chuàng )辦崇實(shí)學(xué)堂,開(kāi)風(fēng)氣之先。著(zhù)《州縣學(xué)校謀始》,重修州志。調署梁山、達縣。二十六年復任,逾歲遷邛州直隸州。去后,人民立德政碑于姚家丫”(伍彝章《蓬安縣志稿》)?!杜钪葜尽饭?5篇,分別為《建置》《紀山》《紀川》《邑聚》《利用》《惠鮮》《學(xué)?!贰堵氁邸贰睹瘾I》《孝友》《忠義》《武備》《烈女》《瑞異》《藝文》,其中《紀山》《紀川》二篇為張禮杰所作,并附有州廩生伍聯(lián)珠創(chuàng )繪的州城圖。   ?方旭在序中說(shuō):“蓬志非創(chuàng )也。明吳德器嘗編輯十卷,然自洪運開(kāi)作志略時(shí),已求其書(shū)不得,其闕也久矣。洪志成于匝月,于石堰養濟諸所興作之,政記之獨詳,他則略焉,故曰略……二公皆吾鄉先輩,以文章鳴。余不敏承乏茲土,所學(xué)百不逮一,其遑言著(zhù)述,然闕略之補二公,所待諸后人者,今又數十年,責在余又誰(shuí)諉乎?”交代了編纂此書(shū)的初衷和必要性,同時(shí),序還簡(jiǎn)要介紹了此書(shū)的編纂過(guò)程,如伍聯(lián)珠創(chuàng )繪州城圖和區劃圖。民國二十四年(1935年)重印400部,封面題名《蓬安縣志》,全志分上、中、下3冊。   ?2019年3月,縣地方志辦與西華師大金生楊教授簽訂了收集、點(diǎn)校、整理清光緒《蓬州志》合同。該書(shū)由西華師大金生楊、邱凱莉、張麗平點(diǎn)校、整理。金生楊教授寫(xiě)了《桐城方旭與(光緒)〈蓬州志〉》前言。在1萬(wàn)字的前言中,從三個(gè)方面詳細介紹了方旭與蓬州、光緒《蓬州志》的編纂與重印、光緒《蓬州志》的成就與不足。他指出該書(shū)的成就是:考辨史實(shí),訂正錯誤;大力搜集詩(shī)文、金石、檔案資料,并加考證;注重治亂,重民養民。2019年7月,縣地方志辦與團結出版社簽訂了清光緒《蓬州志》出版合同。?2020年6月,光緒《蓬州志》由團結出版社出版,全書(shū)20萬(wàn)字,由前言、正文、原書(shū)影印件三部分組成。配有光緒《蓬州志》書(shū)影,方旭像3幅,方旭水墨山水圖、方旭行書(shū)詩(shī)軸各一幅。   ?蓬安縣地方志辦點(diǎn)校、整理的光緒《蓬州志》。2023年1月,光緒《蓬州志》點(diǎn)校本獲四川省第二十次地方志優(yōu)秀成果舊志整理一等獎。2023年6月,光緒《蓬州志》點(diǎn)校本獲南充市人民政府社會(huì )科學(xué)優(yōu)秀成果二等獎。   七、民國《蓬安縣志稿》編纂暨點(diǎn)校整理   民國三十一年(1942年),四川省第十一次行政督察專(zhuān)員公署審批同意,指令準蓬安縣黨部、縣政府的呈報,4月成立續修縣志局,伍彝章出任局長(cháng),陳樸安任副局長(cháng),總編纂沈崇垣,編纂伍非百、伍劍禪,由縣政府指導員、督學(xué)等6人擔任采訪(fǎng),另設會(huì )計、庶務(wù)、書(shū)記、繪圖、雇員、工役等,共計18人。   ?伍彝章(1873—1951年),字玉雯(別作玉文),號梅印,蓬安縣利溪場(chǎng)龍洞溝(今龍蠶鄉龍洞溝)人。因縣政府財力窘困,所聘總纂、編纂等18人多受聘而不到局,屢催無(wú)效,伍彝章不得已辭去局長(cháng)職務(wù),隨后,自任主編,自費組織人員編纂,其子侄伍劍禪、伍鶴???,伍可滄書(shū)繕,并約請林東武、程海清、蕭丕承、黃坤及、張浦雋、魏毅可、陳子熙、吳振鏞、呂彥修等十余人為采訪(fǎng)投稿人。歷時(shí)5年,于民國三十六年(1947年)纂輯成民國《蓬安縣志稿》十二冊二十二卷,上限東漢永壽四年(158年),下限民國三十五年(1946年)。志書(shū)編纂完成后,送縣參議會(huì )審查,議速印制1000部,縣政府呈文上報印制費6千萬(wàn)元,后未付印。   ?卷一遺失,據卷二十二《序述》,此卷內容為《疆域》;卷十九《事紀》多言《疆域·沿革》,故《沿革》為《疆域》重要子目。1959年,蘇眉生補寫(xiě)民國《蓬安縣志稿》遺失的第一冊第一、二卷約4萬(wàn)字,1966年補寫(xiě)稿剛成,遭受“文化大革命”沖擊,補寫(xiě)稿不知去向。   ?為保護、開(kāi)發(fā)、利用民國《蓬安縣志稿》,促進(jìn)蓬安文化、經(jīng)濟、社會(huì )全面發(fā)展,2016年4月,蓬安縣地方志辦決定對民國《蓬安縣志稿》進(jìn)行點(diǎn)校、整理,成立了工作機構,制定了工作方案。5月9日,縣地方志辦主任劉青與西華師范大學(xué)歷史文化學(xué)院金生楊教授商討點(diǎn)校、整理民國《蓬安縣志稿》合作事宜,并簽訂點(diǎn)校、整理協(xié)議。   ?2017年3月,點(diǎn)校本初稿及序言《伍彝章與〈蓬安縣志稿〉》、后記完成,縣地方志辦拍攝民國《蓬安縣志稿》(手抄本)十一冊封面、伍彝章故居“大夫第”、運山城遠景圖、運山城《寶祐紀功碑》等照片。隨后,縣地方志辦將書(shū)稿及照片寄給出版社編排。?2017年7月,民國《蓬安縣志稿》(點(diǎn)校本)由九州出版社出版發(fā)行,全書(shū)65萬(wàn)字、印刷400冊。   2018年12月,《民國蓬安縣志稿》點(diǎn)校、整理本獲四川省第十八次地方志優(yōu)秀成果舊志整理一等獎。   八、《蓬安縣志略》編纂   1959年初,根據國務(wù)院《十二年哲學(xué)社會(huì )科學(xué)規劃方案》和四川省人民委員會(huì )指示,蓬安縣人民委員會(huì )辦公室組織人員編纂《蓬安縣志略》,1959年3月油印成書(shū)。全書(shū)有《蓬安縣建置沿革》《蓬安在解放前中國共產(chǎn)黨地下組織活動(dòng)情況》《文物、古跡、名勝》《清朝時(shí)期蓬州地區的農民起義》《土特產(chǎn)》《詩(shī)和民歌民謠》6節,1.3萬(wàn)字,縣志辦僅存1本。   ?2019年12月,縣地方志辦費尚全、唐婷對《蓬安縣志略》進(jìn)行了點(diǎn)校整理,增加了《蓬安縣地理概況說(shuō)明》,內部印刷100本,供大家選用。九、《蓬安縣志(1911—1985)》編纂   ?1984年4月,蓬安縣委、縣政府決定編修縣志。5月1日,縣委、縣政府印發(fā)《關(guān)于成立蓬安縣縣志編纂委員會(huì )的通知》?!锻ㄖ分赋觯壕幾肟h志,是蓬安兩個(gè)文明建設的基礎性工作,是反映縣情的百科全書(shū)。通過(guò)編修縣志,可以了解蓬安過(guò)去和現在的各種社會(huì )關(guān)系、階級關(guān)系、社會(huì )矛盾、精神文化傳統;可以摸清蓬安基本經(jīng)濟狀況、政治狀況和文化狀況;可以為革命傳統教育、愛(ài)國主義教育、熱愛(ài)家鄉、建設家鄉的教育提供鄉土教材;可以大力宣揚社會(huì )主義制度的優(yōu)越性,培育人民的社會(huì )主義道德觀(guān)念,從而有利于促進(jìn)蓬安兩個(gè)文明建設。為加強對編修縣志工作的領(lǐng)導,成立蓬安縣縣志編纂委員會(huì ),下設辦公室,負責縣志編修工作的指導與組織實(shí)施,并組建了縣志編纂班子?!锻ㄖ芬笕h各區、鄉人民政府,縣直各部門(mén)要盡快成立部門(mén)志編纂領(lǐng)導小組,主要負責同志親自抓,并確定專(zhuān)人進(jìn)行部門(mén)志的編修工作。蓬安縣第一輪社會(huì )主義新縣志編纂工作正式啟動(dòng)。   ?1989年11月14日至17日,川東北片第六次方志學(xué)術(shù)討論會(huì )暨《蓬安縣志》稿評議會(huì )在蓬安縣召開(kāi),會(huì )議收到評議文稿63篇,修改意見(jiàn)1000余條。   ?1994年11月,《蓬安縣志(1911—1985)》118萬(wàn)字,彩圖31幅,由四川辭書(shū)出版社正式出版發(fā)行。?1996年12月,《蓬安縣志(1911—1985)》獲四川省地方志優(yōu)秀成果一等獎、南充市哲學(xué)社會(huì )科學(xué)優(yōu)秀成果一等獎。1997年8月,《蓬安縣志(1911—1985)》獲全國地方志書(shū)二等獎。   1996年12月,《蓬安縣志(1991—1985)》獲四川省第七次地方志優(yōu)秀成果方志類(lèi)一等獎。1997年8月,獲全國地方志書(shū)二等獎。   ?1997年8月,《蓬安縣志(1911-1985)》榮獲全國地方志二等獎。   十、《蓬安縣志(1986—2006)》編纂   ?2003年9月,蓬安縣委、縣政府印發(fā)《關(guān)于組織編纂〈蓬安縣志〉的決定》?!稕Q定》指出:按照省委、省政府和市委、市政府要求,經(jīng)縣委、縣政府研究決定,蓬安縣從2003年開(kāi)始,組織力量續修1986年至2006年反映蓬安政治、經(jīng)濟、文化、社會(huì )發(fā)展情況的《蓬安縣志》。   ?《決定》指出:續修《蓬安縣志》是一項功在千秋的德政工程。盛世修志是中華民族特有的優(yōu)良文化傳統,是國家一項長(cháng)期的具有連續性的重要文化建設事業(yè),是社會(huì )主義精神文明的重要組成部分。志書(shū)編修是中國規模最大、統一性最強、最具有權威性的地情匯總工作,是國家意志和政府行為的體現,是各級政府的一項重要任務(wù);實(shí)施西部大開(kāi)發(fā)、建設新蓬安,需要一部能全面準確反映蓬安歷史與現狀的縣志,它不僅可為縣委、縣政府研究蓬安縣情、制定可持續發(fā)展戰略,實(shí)現蓬安跨越式發(fā)展提供借鑒和科學(xué)依據,也可為外界了解蓬安、認識蓬安、投資蓬安提供翔實(shí)、可信的地情資料。   ?《決定》要求,組織編纂《蓬安縣志》是一項意義重大、任務(wù)艱巨的工作,實(shí)施周期長(cháng),工作難度大,質(zhì)量要求高,涉及方方面面,各部門(mén)必須切實(shí)加強領(lǐng)導,把此項工作作為蓬安一項重大文化建設工程來(lái)抓,在人員、經(jīng)費等方面給予必要保證。將組織編纂《蓬安縣志》工作納入縣委、縣政府目標管理,嚴格考核,所需經(jīng)費列入財政預算分年度解決。堅持“黨委領(lǐng)導、政府主持”修志工作原則,成立蓬安縣志編纂委員會(huì ),縣委、縣人大常委會(huì )、縣政府、縣政協(xié)主要領(lǐng)導擔任主任或顧問(wèn),縣委、縣政府分管領(lǐng)導擔任副主任,縣直相關(guān)部門(mén)主要領(lǐng)導擔任委員。在搞好調查研究的基礎上,縣地方志辦負責擬定《蓬安縣志》編纂方案和承編單位目標任務(wù),報縣委、縣政府審查批準后實(shí)施。要加強修志隊伍建設,有計劃地對修志人員進(jìn)行多種形式的培訓,提高隊伍的政治、業(yè)務(wù)素質(zhì),確保志書(shū)質(zhì)量。   ?2004年,蓬安縣成立了新修《蓬安縣志》編纂委員會(huì ),縣委書(shū)記劉中伯、縣政協(xié)主席蘇樹(shù)學(xué)為顧問(wèn),縣委副書(shū)記、縣長(cháng)為主任。2008年10月,縣委、縣政府印發(fā)《關(guān)于加快推進(jìn)〈蓬安縣志〉續修工作的意見(jiàn)》,要求各單位撰寫(xiě)入志材料,并調整充實(shí)《蓬安縣志》編纂委員會(huì )。   ?2009年4月,縣政府主持召開(kāi)第二部《蓬安縣志》修志工作動(dòng)員會(huì ),常務(wù)副縣長(cháng)趙小輕作動(dòng)員報告,并與各單位簽訂《目標責任書(shū)》。6月,縣政府召開(kāi)部門(mén)修志人員業(yè)務(wù)培訓會(huì ),強調各單位10月前將入志初稿送縣地方志辦審查簽收。12月,蓬安縣志編纂委員會(huì )再度調整《蓬安縣志》總編室組成人員,聘請縣政府原副調研員魏赤中任《蓬安縣志(1986—2006)》特邀執行副總編兼總編室主任,組織實(shí)施編纂工作,正式啟動(dòng)新一輪縣志編修工作,并要求在2010年6月底前完成分纂工作,年底完成總纂稿送審。   ?2010年1月8日,縣地方志辦召開(kāi)編纂工作會(huì )議,具體落實(shí)編纂人員工作任務(wù)。主任魏赤中負責總纂和全面工作,并負責總述、大事記、電力等內容的分撰;伍茂林負責自然環(huán)境、教育、科技、衛生、民俗、宗教、民政、旅游等內容的分撰;費尚全負責縣委、縣政府、軍事、人事勞動(dòng)、審判檢察、公安司法、交通、郵電等內容的分撰;陳忠源負責人大、政協(xié)、民主黨派工商聯(lián)、人民團體、工業(yè)、市場(chǎng)管理與監督、金融等內容的分撰;陳龍光負責農業(yè)、城建、文體廣電、財稅等內容的分撰;鄭其兆負責政區、人物等內容的分撰;杜旭東負責商貿的分撰;唐國權負責經(jīng)濟概貌、經(jīng)濟改革等內容的分撰、協(xié)助鄭其兆人物部分的分撰;魏興民負責司馬相如故里、計劃統計等內容的分撰和附錄、文獻資料的收集;蔣蓉負責人口、計生等內容的分撰及資料的打印、保管;周剛負責收集圖片、協(xié)助杜旭東商貿部分的分撰及資料打印。會(huì )議要求大家要以高度的責任心、事業(yè)感,按時(shí)完成分纂工作。   ?2011年1月,縣地方志辦完成《蓬安縣志(1986—2006)》總纂初稿,印制65冊,分送南充市地方志辦、蓬安縣志編纂委員會(huì )領(lǐng)導和成員單位、縣志記載期間內曾在蓬安工作過(guò)的四大機構主要領(lǐng)導及縣上相關(guān)部門(mén)進(jìn)行初審。3月初,收到初審意見(jiàn)300多條,縣地方志辦組織人員逐一匯總修改。5月初,修改稿重新印制后,送南充市地方志辦,迎接復審。   ?2011年6月16日至17日,南充市地方志辦主任夏建平組織市志辦副調研員于明及南充市各縣、市、區志辦負責人,對《蓬安縣志(1986—2006)》進(jìn)行復審。復審會(huì )上,市地方志辦和專(zhuān)家提出了280多條意見(jiàn)??h地方志辦及時(shí)組織編纂人員,認真進(jìn)行分析探討,落實(shí)人員,分工修改完善。11月下旬,完成了縣志終審稿送南充市地方志辦,迎接終審。   ?2011年12月22日,在南充大酒店9樓一號會(huì )議室舉行終審驗收會(huì )。會(huì )上,縣地方志辦領(lǐng)導、縣政府領(lǐng)導就《蓬安縣志(1986—2006)》編纂情況作了匯報,終審組專(zhuān)家分別發(fā)了言。南充市人民政府副秘書(shū)長(cháng)陳斌宣讀終審驗收意見(jiàn),《蓬安縣志(1986-2006)》通過(guò)終審。   ?2013年8月6日,經(jīng)南充市縣(市、區)志審查驗收小組終審驗收,一致認為:《蓬安縣志(1986—2006)》政治觀(guān)點(diǎn)正確,體例完整,資料翔實(shí),內容豐富,具有時(shí)代特點(diǎn)和地域特色,志稿質(zhì)量達到出版要求,同意出版。?2014年8月,《蓬安縣志(1986—2006)》由方志出版社出版發(fā)行,總字數174.5萬(wàn)字,彩圖106幅。2016年,《蓬安縣志(1986—2006)》獲四川省第十七次地方志優(yōu)秀成果志書(shū)類(lèi)二等獎。   2016年,《蓬安縣志(1986—2006)》獲四川省地方志工作辦公室、四川省地方志學(xué)會(huì )第十七次地方志優(yōu)秀成果二等獎。   ? ?觀(guān)今宜鑒古,無(wú)故不成今。這些珍貴的十部志書(shū),是蓬安寶貴的歷史文化遺產(chǎn),它將以“存史、資治、教化”的獨特功能,推動(dòng)蓬安各項事業(yè)健康發(fā)展。
  • 【歷史文化】?營(yíng)山縣志人物潘亨考釋?zhuān)ㄉ希?
  •   在明清統編本《營(yíng)山縣志·詩(shī)賦》里,記載明潘亨詩(shī)共4首,現摘附于后:   游東林寺   明·邑人 潘亨營(yíng)山古剎說(shuō)東林,踏遍蒼苔一徑深。依欄松枯無(wú)鶴到,覆檐竹密有蟬吟。市人誰(shuí)識禪中趣,野衲全消物外心。   一炷真檀一甌茗,紛紛清氣滌凡襟。   注:   ?①野衲:鄉野和尚。   ?②真檀:即檀香。   ?③甌:音ōu;甌子,盛茶的器皿。   雙蓬仙跡   明·邑人 潘亨大小蓬山景最奇,海中移得幾多時(shí)。云間忽見(jiàn)王維畫(huà),雨過(guò)疑催杜甫詩(shī)。丹灶泥封千歲藥,琪花春發(fā)萬(wàn)年枝。   于今絕望東方朔,誰(shuí)為偷桃薦壽卮。   注:   ?①東方朔:漢代辭賦家。   ?②卮:音zhī,古代酒器。游大云寺   明·邑人 潘亨老禪度地構禪扃,為愛(ài)群山佛頂青。入定幾年忘寤寐,常齋半世脫膻腥。人間勘破三生夢(mèng),馬上馱來(lái)一卷經(jīng)。獨坐蒲團消俗念,點(diǎn)頭日日嘆浮生。   注:   ?①扃:音jiōng,門(mén)。   ?②寤寐:wù mèi,寤,醒;寐,睡著(zhù)。?③膻腥:膻,音shān,葷腥的食物,暗喻塵世的污濁。   游大云寺   明·邑人 潘亨小蓬人說(shuō)景偏幽,政暇藍輿愜勝游。尋得好山當客坐,引來(lái)活水入池流。濕衣香霧蒙蒙見(jiàn),伴鶴閑云片片浮。   今日塵襟天雨拂,爇檀煮茗且悠悠。   注:   ?①藍輿:竹轎,蜀人稱(chēng)滑竿。   ?②爇檀煮茗:點(diǎn)燃檀香,沏上茶。?據明清統編《營(yíng)山縣志》載,我們可知潘亨是明代營(yíng)山邑人。在潘亨的這4首詩(shī)里,分別寫(xiě)了營(yíng)山的3個(gè)地方:東林寺、太蓬山、大云寺。   明清版統編本《營(yíng)山縣志》載潘亨詩(shī)四首?乾隆八年(1743年)李榕版《營(yíng)山縣志》載:“東林寺,治東郭,創(chuàng )自宋淳熙中,甲戌張獻忠焚,后繼姚黃漸次焚燬。大云寺,治東北四十里。在藝文中記載有《遊雲鳯山》《龍馬歸槽》兩首詩(shī)為邑令潘亨所作?!?  乾隆八年(1743年)李榕版《營(yíng)山縣志》載潘亨詩(shī)兩首   同治翁道均版《營(yíng)山縣志》載潘亨詩(shī)一首   ?而在同治翁道均版《營(yíng)山縣志·藝文》中,則只載有潘亨邑令唯一一首《遊雲鳯山》。   ?在乾隆、同治年間的這兩版縣志中,都記載潘亨為邑令。而在明清版統編本里則記載潘亨為邑人,以上3個(gè)版本記載的內容,歸根結底都算是清代版本的《營(yíng)山縣志》(雖然明清版統編本是2010年的新版),但在上述這3個(gè)版本的縣志職官、選舉及人物記載中,均未找到有潘亨其人的任何記載。   ?而在天一閣明萬(wàn)歷王廷稷版《營(yíng)山縣志·藝文》中,則記載有潘亨《游玄都觀(guān)》《游東林寺》《游太平寺》《游大云寺》《翠屏聳秀》《云鳳呈祥》《雙蓬仙跡》《九曲流泉》《龍馬歸槽》《石牛臥嶺》《芙蓉曉日》《枇杷夕照》共12首詩(shī)。潘亨在這12首詩(shī)中除寫(xiě)了4首營(yíng)山寺觀(guān)的詩(shī),還將明時(shí)營(yíng)山最著(zhù)名的八景一一作詩(shī)吟詠了一番。   ?現依明萬(wàn)歷《營(yíng)山縣志·藝文》所載潘亨詩(shī)的先后順序,依次附詩(shī)、截圖于后:   遊玄都觀(guān)   潘?亨官閑來(lái)訪(fǎng)大羅天,霞帔翩翩列羽仙。土釜丹成馀宿火,山房經(jīng)罷散輕煙。玄猿花煖尋常到,白發(fā)松高自在眠。茶罷欲歸歸未得,碧桃洞口又開(kāi)筵。   遊東林寺   潘?亨營(yíng)山古剎說(shuō)東林,踏遍蒼苔一徑深。倚檻松枯無(wú)鶴到,覆箬竹密有蟬吟。市人誰(shuí)識禪中趣,野衲全消物外心。一炷真檀一甌茗,紛紛清氣滌凡襟。   遊太平寺潘?亨老禪度地構禪扃,為愛(ài)群山佛頂青。入定幾年忘寤寐,常齋半世脫膻腥。人間勘破三生夢(mèng),馬上馱來(lái)一卷經(jīng)。獨坐蒲團消俗念,點(diǎn)頭日日嘆浮生。注:? ?這首詩(shī)在明清統編版里載名為《游大云寺》。天一閣明萬(wàn)歷《營(yíng)山縣志》只載太平寺:在縣北二十里,宋淳熙十六年建。無(wú)大云寺的記載。?在明清統編版里記載:太平寺:治北,四十里,明弘治年建。大云寺:治東,五十里,即小蓬寺。兩寺一東一北,方位不同,潘亨《遊太平寺》而非大云寺。   遊大云寺   潘?亨小蓬人說(shuō)景偏幽,政暇藍輿愜勝游。尋得好山當客坐,引來(lái)活水入池流。濕衣香霧濛濛見(jiàn),伴鶴閑云片片浮。今日塵襟天雨拂,爇檀煮茗且悠悠。翠屏聳秀   潘?亨門(mén)外山峰列翠屏,望中佳氣入滄溟。半空兩過(guò)龍初試,一片云開(kāi)鶴聲停。柱笏有時(shí)還入畫(huà),舉杯相對擬忘形。春來(lái)多少閑蒼冉,繍出崔家座上銘。   遊大雲寺   潘?亨小蓬人說(shuō)景偏幽,政暇藍與愜勝遊。尋得好山當客坐,引來(lái)活水入池流。濕衣香霧濛濛見(jiàn),伴鶴閑雲片片浮。今日塵襟天雨拂,爇檀煮茗且悠悠。   云鳳呈祥   潘?亨海上飛來(lái)兆盛時(shí),碧桃翠竹正相宜。綵霞遙映光苞彩,旭日翠臨照羽儀。闕下啣書(shū)恩蕩蕩,云中化石影離離。如今又值文明世,好占淇園玉一枝。   雙蓬仙跡   潘?亨大小蓬山景最奇,海中移得幾多時(shí)。云間忽見(jiàn)王維畫(huà),雨過(guò)疑催杜甫詩(shī)。丹灶泥封千歲藥,琪花春發(fā)萬(wàn)年枝。于今絕望東方朔,誰(shuí)為偷桃薦壽卮。   九曲泉流   潘?亨九曲泉從山項來(lái),衝崖激石勢奇哉。波燈方趾睛堪愛(ài),沫灑寒林暝不開(kāi)。引去灌田冝萬(wàn)頃,掬來(lái)洗耳絕塵埃。莫教容易歸蹌海,好去從龍澤九垓。   龍馬歸槽   潘?亨海外何年産渥洼,金羈不絡(luò )走天涯。野花繍背疑鞍重,香霧裁身似障遮。石上遺槽橫絶壁,兩中仰秣臥平沙。有時(shí)鞭起隨龍馭,五色雲中穩駕車(chē)。   石牛臥嶺   潘?亨耕罷桑田誰(shuí)為收,年年常臥此山頭。喘無(wú)丙吉憑誰(shuí)問(wèn),火有田單亦自愁。春草滿(mǎn)山常不飽,香稉遍地似成秋。于今已化為頑石,得似桃林自在不。   ?在現存記載潘亨詩(shī)文的四個(gè)版本《營(yíng)山縣志》中,只有《遊玄都觀(guān)》一詩(shī),在乾隆李榕版和同治翁道均版縣志中都有記載。雖是同一首詩(shī),在明清這3個(gè)不同版本的記載中,詩(shī)文內容也并不是完全相同,而是發(fā)生了一些變化。為了更清楚地進(jìn)行對比,現將這3個(gè)版本所載內容依次附后:   遊玄都觀(guān)   潘?亨官閑來(lái)訪(fǎng)大羅天,霞帔翩翩列羽仙。土釜丹成馀宿火,山房經(jīng)罷散輕煙。玄猿花煖尋常到,白髪松高自在眠。茶罷欲歸歸未得,碧桃洞口又開(kāi)筵。(此為天一閣明萬(wàn)歷版所載)   遊雲鳯山潘亨 邑令官閑來(lái)訪(fǎng)大羅天,霞帔片片列羽仙。土釜丹成籠宿火,山房經(jīng)罷散輕煙。玄猿花煖尋常到,白髪松高自在眠。茶罷欲歸歸未得,碧桃洞口又開(kāi)顏。(此為乾隆李榕版所載)   遊雲鳯山潘亨?邑令官閑來(lái)訪(fǎng)大羅天,霞帔星冠列羽仙。土竈丹成留宿火,山房經(jīng)罷散青煙。元猿花煖尋常到,白鶴松高自在眠。茶罷欲歸歸未得,碧桃洞口水涓涓。(此為同治翁道均版所載)   ?經(jīng)比對發(fā)現:這3首應是潘亨所作無(wú)疑,并且詩(shī)中內容大體是相似的。但不同時(shí)期的版本,還是有記載的差異。   ?首先是詩(shī)名。最早天一閣中所載為《遊玄都觀(guān)》,而在清代的兩個(gè)版本縣志中詩(shī)名都變成了《遊雲鳯山》。   ?其次是作者身份。天一閣并未注明潘亨的身份。而在清代的這兩個(gè)縣志版本中都載為邑令。(最末明清統編版則將潘亨載為邑人)   ?最后是詩(shī)句里的一些文字變化。萬(wàn)歷版中的“霞帔翩翩列羽仙”原詩(shī)的“翩翩”,在乾隆版為“片片”,在同治版為“星冠”;萬(wàn)歷版中的“土釜丹成馀宿火,山房經(jīng)罷散輕煙”原詩(shī)的“馀”,在乾隆版為“籠”。在同治版中“釜”為“竈”,“馀”為“留”,“輕”為“青”;萬(wàn)歷版中的“玄猿花煖尋常到,白髪松高自在眠”在同治版中“玄”為“元”,“髪”為“鶴”;萬(wàn)歷版中最末一句“又開(kāi)筵”,在乾隆版為“又開(kāi)筵”,在同治版則為“水涓涓”。   ?總的來(lái)說(shuō),與明萬(wàn)歷版所載詩(shī)文相比較,乾隆版只有3處4字差異,但在更晚的同治版中,則有7處10字的差異。造成這樣的原因,筆者猜想應是明代的原詩(shī)內容所載文字已是漫漶缺失不清,故而這兩次修志抄錄時(shí),就是由當時(shí)修纂之人根據詩(shī)意人為添加所致。   ?潘亨原創(chuàng )的《游玄都觀(guān)》一詩(shī),從明代到清代的三次縣志記載,從詩(shī)名和詩(shī)文部分文字內容發(fā)生了上述變化。潘亨這首詩(shī)明清所載詩(shī)名,其實(shí)分別指玄都觀(guān)與雲鳯山這兩個(gè)地名,在天一閣《營(yíng)山縣志》卷之一山川中載:雲鳯山在北門(mén)外五百步恍若雲中飛鳯亦八景之一,也故曰雲鳯呈祥。在卷之八觀(guān)寺中載:玄都觀(guān)在縣北關(guān)外雲鳯山,正統中道士汪應能建。   ?明代潘亨所寫(xiě)的玄都觀(guān),其實(shí)就建在云鳳山上,云鳳就在營(yíng)山縣城現云鳳大橋星悅城位置,以前那里有一座小山,叫云鳳山,自古都是營(yíng)山縣城的風(fēng)水之地,故而也就有了明代《營(yíng)山縣志》記載的營(yíng)山八景之一的云鳳呈祥。   ?詩(shī)名從玄都觀(guān)到云鳳山的變化,可能是后來(lái)編撰縣志的人覺(jué)得云鳳山的名氣遠大于玄都觀(guān),或玄都觀(guān)在潘亨所見(jiàn)寫(xiě)詩(shī)之時(shí)比較有名,但到后來(lái)乾隆時(shí)或許已沒(méi)落,乃至毀敗無(wú)存、無(wú)人知曉吧。   ?既然最早的明萬(wàn)歷版縣志中載為《遊玄都觀(guān)》,可以想象當初潘亨寫(xiě)此詩(shī),就是專(zhuān)門(mén)為游玄都觀(guān)而寫(xiě)的。那么,當時(shí)玄都觀(guān)是一定真實(shí)存在的。既然他稱(chēng)玄都道觀(guān)為大羅天,那么當時(shí)玄都道觀(guān)一定是相當有規模氣派的。從詩(shī)里還可看到,那時(shí)有黑色的猿猴出現,還有白發(fā)修道的道士和高大的松樹(shù),那里還有一個(gè)長(cháng)滿(mǎn)碧桃的洞口。   ?隨著(zhù)營(yíng)山縣城最近幾十年的巨變,原來(lái)被譽(yù)為八景之一的云鳳山早已被城市建設夷為平地。關(guān)于云鳳山的舊址和記憶,除過(guò)去的老人和縣志里的這些記載外,現在知道的人已越來(lái)越少了。幸好有潘亨等人寫(xiě)玄都觀(guān)和云鳳山的幾首詩(shī)遺留了下來(lái),讓我們知道原來(lái)玄都觀(guān)就建在云鳳山上,云鳳山上原來(lái)在明正統年間時(shí)還建有一座玄都觀(guān)。   天一閣明萬(wàn)歷王廷稷版《營(yíng)山縣志》載潘亨詩(shī)12首,現依次附詩(shī)與縣志截圖于后:   
  • 【歷史文化】?營(yíng)山縣志人物潘亨考釋?zhuān)ㄖ校?
  •   明萬(wàn)歷《營(yíng)山縣志》只載錄潘亨的12首詩(shī),對潘亨的身份沒(méi)有任何交代。但清代纂修的縣志對潘亨的身份記載卻出現截然相反的兩種記載:一為邑令,一為邑人。但無(wú)論哪種說(shuō)法,在歷代《營(yíng)山縣志》職官、選舉和人物中,都找不到可作為證據的記載。也就是說(shuō),我們現在看到的所有版本的《營(yíng)山縣志》,都沒(méi)有將潘亨這個(gè)人的真實(shí)身份搞清楚。   ?但有一點(diǎn)可以肯定,那就是早在明萬(wàn)歷版《營(yíng)山縣志》修纂前,一定有一個(gè)叫潘亨的人,真真實(shí)實(shí)游覽過(guò)“營(yíng)山八景”和那幾處寺觀(guān),還用心寫(xiě)下了這12首詩(shī)來(lái)記錄和抒發(fā)自己的情感。   ?雖然,潘亨在《營(yíng)山縣志》留下了這12首詩(shī),但遺憾的是在營(yíng)山歷代版本的縣志中,都沒(méi)有更多關(guān)于潘亨其人的記載。   ?筆者正山重水復疑無(wú)路之際,竟無(wú)意間在李成林修纂的清康熙《順慶府志》中找到了潘亨的記載:   《順慶府志》卷三秩官載:明同知潘亨,直隷山陽(yáng)人,舉人,成化二年任。諸廷儀,陜西寧夏人,舉人,成化十八年任。   ?直隷山陽(yáng),即今山陽(yáng)縣,是清代以前江蘇省的一個(gè)舊縣名。唐代、北宋、南宋均為楚州的首縣;明、清時(shí)期均為淮安府的首縣。因與陜西省山陽(yáng)縣同名,1914年改為淮安縣(今淮安市楚州區)。   ?據《順慶府志》記載,可知潘亨是山陽(yáng)縣舉人,成化二年(1466年)任順慶同知。潘亨之后,繼任為諸廷儀,陜西寧夏人,舉人,成化十八年任。但查嘉靖《寧夏新志》選舉志并無(wú)舉人諸廷儀,只有舉人朱迋儀,景泰丙子科一名,朱迋儀,四川順慶府同知。   《寧夏新志》是嘉靖十八年楊守禮主持纂修的,景泰丙子科只考取朱迋儀一名舉人,《寧夏新志》對于朱迋儀的中舉時(shí)間和順慶府任同知一事都記載得非常清楚。故康熙二十年由李成林編纂的《順慶府志》所記載的諸廷儀應是有誤,準確記載應該為:朱迋儀。   以上為《寧夏新志》記載朱迋儀的信息   ?這個(gè)朱迋儀雖然在順慶府那時(shí)只是一個(gè)同知,但后來(lái)還升任為湖廣常德府事,薛瑄曾撰文《送朱知府赴任序》,里面就記載有“南京山東道監察御史朱廷儀為天官推選,遂受朝命,升知湖廣常德府事”。不過(guò),在《常德府志》職官錄中,卻沒(méi)有朱迋儀或朱廷儀任知府的記載。   ?遺憾的是,嘉靖《寧夏新志》卷二選舉所載的“朱迋儀”,在后來(lái)的志書(shū)中竟多是記載為“朱廷儀”,雖只是恍若一字的“迋”“廷”之差。我們現在已無(wú)法知道到底是“朱廷儀”還是“朱迋儀”,只知嘉靖《寧夏新志》是關(guān)于這位朱舉人最近的志書(shū)。   ?對于諸多史料記載中的“朱迋儀”來(lái)說(shuō),因時(shí)光歲月的相隔悄然造成的名字之誤,相比與康熙版《順慶府志》記載的“諸廷儀”來(lái)說(shuō),又幸運得多,至少朱姓沒(méi)有變成諸姓。因明末清初的兵燹,康熙年間,李成林在纂修此版《順慶府志》時(shí),如其序中所言“典籍散遺,志乘剝落,隻字莫睹者歷有年”,其實(shí)是沒(méi)有什么可靠的舊志可以借鑒的,所以,在這種情況下修纂出來(lái)的《順慶府志》難免會(huì )出現很多諸如此類(lèi)的誤載,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。   ?《順慶府志》記載潘亨之后,諸廷儀(朱迋儀)成化十八年(1482年)任順慶同知,潘亨在順慶任同知竟長(cháng)達16年。   ?同知,是明朝設置的一個(gè)官名,為知府的副職,正五品,因事而設,每府設一二人,無(wú)定員。同知主要負責分掌地方鹽、糧、捕盜、江防、海疆、河工、水利以及清理軍籍、撫綏民夷等事務(wù),同知辦事衙署稱(chēng)“廳”。另有知州的副職稱(chēng)為州同知,從六品,無(wú)定員,分掌本州內諸事務(wù)。?在康熙李成林主持纂修的《順慶府志》里,還記載有潘亨在西充和廣安留下的兩首詩(shī)作。   ?《謁紀侯廟》西充   明·潘亨?縣尹   魏巍杰閣俯南山,烜赫威靈宇宙間。   滎澤焚身全漢業(yè),沛中劍識龍顏。   石橋水滿(mǎn)虹留影,松樹(shù)煙消鶴自還。   今日登臨成感慨,落花飛雨正斑斑。注:   ?①滎澤:滎陽(yáng)城。?②龍顏:劉邦。   ?《順慶府志》在涉及西充縣的記載中,收錄了潘亨的一首《謁紀侯廟》,還有郡守張海的一首《過(guò)紀將軍祠》。   《過(guò)紀將軍祠》西充   明·張海 郡守   秦人失鹿世爭強,楚漢相持幾戰場(chǎng)。   高祖百年成漢業(yè),將軍一死解滎陽(yáng)。   功同樊噲照雄羽,計鄙荊軻刺始皇。   不獨于今名不泯,昭昭功烈海天長(cháng)。   ?《西充縣志·藝文》也載有潘亨的這首詩(shī),但將其載為潘亨識,郡守。西充是順慶的屬縣,自然《西充縣志》記載潘亨識的身份為郡守,就應該是順慶府的郡守。這顯然有誤。   《順慶府志》在涉及廣安的記載中,也收錄了潘亨和張海各寫(xiě)的一首《題興國寺石壁》詩(shī)。   《題興國寺石壁》廣安   明·張海 郡守   上方臺殿倚晴巒,百轉丹梯未易攀。   荒徑草深寒鷺宿,澄潭云合雨龍還。   紅塵滾滾浮生界,玉樹(shù)森森望子山。   一段風(fēng)煙看不盡,馬頭龍燭落人寰。   《題興國寺石壁》廣安   明·潘亨?同知   茲山出天末,盤(pán)旋知幾重。   云埋石路窄,肩輿若難通。   亭午至山寺,倒履出遠公。   風(fēng)傳殿角鼓,云過(guò)檻前鐘。   馮郎已化鶴,有嶺當前峰。   神仙杳何許,千載留奇蹤。   下有千尺潭,曲折蟠虬龍。   奔流灑寒雪,十里開(kāi)腥風(fēng)。   山空萬(wàn)籟寂,野花鋪地紅。   千靈悉呵護,諸天咸職供。   元猿攀碧柯,白鶴巢蒼松。   但覺(jué)世慮悉,倏邇詩(shī)興濃。   援筆寫(xiě)長(cháng)題,詞抽不暇工。   安得丹丘子,與之醉醇醲。   便欲謝塵緣,依此金人宮。   逍遙天地間,脫畧闤阓中。   所愧徒碌碌,簪裾亦何容。   注:   ?①天末:天邊。   ?②盤(pán)旋知幾重:不知道有多少重盤(pán)旋、曲折。   ?③肩輿:轎子之類(lèi)的代步工具,由人抬著(zhù)走。   ?④若,語(yǔ)助詞,無(wú)實(shí)意。   ?⑤亭午:正午,中午。   ?⑥倒履出遠公:高僧慌忙出迎。倒履,急于出迎,把鞋子穿倒,形容熱情迎客。遠公:晉高僧慧遠居廬山之東林寺,世人稱(chēng)為遠公,此處借指高僧。   ?⑦風(fēng)傳殿角鼓:風(fēng)中傳來(lái)殿角的鼓聲。   ?⑧云過(guò)檻前鐘:云朵飄過(guò)寺門(mén)檻前的大鐘。   ?⑨馮郎:指馮緄將軍,傳說(shuō)他成仙后在此乘鶴而去。   ?⑩有嶺當前峰:將山嶺當作前鋒。   ??神仙:指上句馮緄。   ??杳何許:不知道去了哪里,杳無(wú)蹤跡。   ?在《廣安州志》中也記載有潘亨和張海各寫(xiě)的《題興國寺石壁》,與《順慶府志》所載內容一樣。但在職官記載中“張海嘉靖中知州,潘亨萬(wàn)歷中任州同知”。張海和潘亨的名字和官職都沒(méi)有什么問(wèn)題,但記載的任職時(shí)間卻與康熙《順慶府志》有很大的出入。   《順慶府志》記載知州張海和同知潘亨都是明成化年間在順慶府。而無(wú)論咸豐版《廣安州志》還是光緒周克堃版《廣安州新志》,都記載為“張海嘉靖中知州,潘亨萬(wàn)歷中任州同知”。從周克堃編纂的《廣安州新志》職官記載,是明確將張海和潘亨記載為廣安州的職官,而非順慶府的職官。   ?我們這里姑且不論《廣安州志》在職官里記載張海和潘亨到底是廣安州的知州和州同知,還是順慶府的知州和州同知,單說(shuō)同樣是這兩個(gè)人,記載的時(shí)間卻與《順慶府志》記載的成化年間,相差很大。   成化(1465—1487年),嘉靖(1522—1566年),萬(wàn)歷(1573—1620年七月),即使成化最末一年,與嘉靖元年最少也相差35年,而與萬(wàn)歷元年則最少也相差了86年。   ?但以潘亨來(lái)說(shuō),如以《順慶府志》的成化二年(1466年)任順慶同知計算起,到《廣安新志》記載的萬(wàn)歷中任廣安同知,我們只以最早的萬(wàn)歷元年(1573年)來(lái)計算的話(huà),二者之間,對于潘亨這個(gè)人的時(shí)間記載,其間的跨度竟長(cháng)達107年。如此巨大的時(shí)間差異,到底是哪一版志書(shū)出現了錯誤?我們現在看到有關(guān)潘亨、張海的職官及任職時(shí)間記載,到底真相是怎樣的呢?   

主辦:南充市人民政府辦公室 | 承辦:南充市電子政務(wù)服務(wù)中心

網(wǎng)站標識碼:5113000012 | 蜀ICP備05029665號-1 | 川公網(wǎng)安備51130202000205號